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不好养活的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东山村今天有一场红事,村东头的老黄家儿子娶媳妇儿。

    一大早开始,吹拉弹唱声震天,从镇里请来了婚庆公司带有演出团队,几位歌手轮番上阵,流行歌曲DJ舞曲串烧编排,透着一个喜庆。

    “说好的二人转怎么还不上,什么,演员来不了了,你这不是扯淡吗,我家大喜的日子,看看十里八村的客人可都等着听二人转呢……”

    “大叔,我让歌手卖卖力,再好好唱几首,听歌的人也不少的,我们还有一些小礼物,到时候发给孩子们,也能给你弄得热热闹闹。今天的钱,到时候再算。”

    钱说话,比任何解释都好用,喜事自然不差钱,可在既定事实面前,没有好节目只能在钱上面找,老黄看着院子里和大棚里坐着的宾客,眼珠一转,招来自己的侄子:“锁柱,锁柱,你快点,骑摩托到沟里,去把唐御那小子找来,让他给表演个节目。”

    “叔儿,找他?那小子表演是大家都爱看,可他那饭量……”

    “赶紧去,别让人娘家来的人笑话,家里面这几桌告诉一声就别打包了,我再让人去买十斤豆腐,再留一些肥肉,怎么也让那小子吃个饱回去。”

    “好嘞。”锁柱又扬了扬下巴,方向是礼账桌上的香烟,老黄一副刚想起来的样子,嘴里嘟囔着对对,从兜里先是摸出一盒玉溪,想了想又踹回去,从另一个兜摸出一盒红双喜塞到锁柱手里。

    东山村是一个被乡道居中穿过的普通东北农村,种地的种地,外出打工的外出打工。‘沟里’是两里地以外的山沟,按照当地人的说法,从这里开始就是进山的路,远处十几公里绵延不绝全都是荒无人迹的大山。

    作为东山村居住位置最远的一户居民,村里从乡道分支出来的土路,到唐家也就是路的尽头,唐家房子背后是一个人工开凿的水泡子,再往里可就是大山了。

    “小御,小御在家没?”

    前天下了点春雨还没有干透,土路有些地方还透着湿泞,摩托车甩的泥点子飞溅,车没停稳当,锁柱已经冲着那篱笆院子和三间老旧的砖瓦房扯着嗓子喊起来。

    他是真怕这小子不在家啊,十里八村都知道这一家人出去打工赚钱为的就是填饱他这张嘴,他人每天在家的任务就是钻山沟子下河摸鱼,以他爷爷老唐头教给他的本领,各种方式找吃的,得看运气能不能碰到他。

    “谁啊?”

    略显苍老沙哑却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随后是一道干瘦的身影推开屋门出来。

    “唐姥爷,我锁柱,小御在家没,我老弟今天结婚,请他去给表演一场。”乡村之间总有一些亲戚里道的关系去论称呼,锁柱从记事起就称呼老唐头叫唐姥爷,从哪论的他也迷迷糊糊。

    “这儿呢!”

    声音洪亮清脆,带有一种独特的高亢,从院子后面一道只着四角裤的身影跑了过来,瘦高挑的身材,这才四月份天刚暖,他就下水了?

    显然对方听到了锁柱刚才的话:“锁柱哥,你等会儿啊,我换个衣服。”

    锁柱此时将摩托车停好,迈步走进院子,嘴里客套的问着唐姥爷身体挺好啊,从兜里将那盒红双喜给拿了出来,递给老唐。

    干瘦的老唐,也没客气笑着接过了烟,到也没有揣进兜里,拆开先递给锁柱一根,对方拿出打火机给两人分别点燃。

    “小御这身体真好,从小到大就没见到他感冒发烧,这天我刚脱了薄棉裤都有些冷,看看他,直接下水了。”

    老唐眼睛一瞪:“他不下水将鱼塘收拾干净咋养鱼,去年养那些鱼,才够他吃几顿!”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