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不同于店外的破败景象,店内气象巍峨,两侧石阶次第而上,延伸至中央的一扇威严的大门。

    “花洲源里通仙郭,屟廊山面接平畴。”

    一把清亮的女声响起,大门从里面打开。两位姑娘翩跹走出,一位着白衣,一位着黑衣,眉眼是一色的冷淡疏离。黑白姑娘引着赤语进入里屋,只见其中别有洞天:大堂呈环形结构,贴墙而立满满当当的一圈书架。一盏挂满蜡烛的枝形大吊灯低垂下来,影影幢幢却只堪堪照亮中间一张堆满了文纸的办公桌,一张高背靠椅背对着赤语放置着,烛光投下的阴影里,勉强能看出一位长者的身影。

    赤语刚开口叫了一声“严老”。忽然图书馆大堂内的所有灯光轰然熄灭。他被一股力量牵扯陷于一张椅子上,双手立即被机关所束,动弹不得。

    白姑娘:“得罪了,赤语先生。”

    高背椅慢慢转动,严老双手交叠于胸前,一副恭候已久的神情:“赤语,好久不见啊。”

    赤语:“我来此地只是想托你寻个人罢了,你又何必如此?严老,了结了心愿我便会任你处置,回北斗领罚!”

    严老不急不慢道:“三千年前,你轮值人间,却以权谋私擅改凡人命数,以致那人因果颠倒命运错乱!如今监禁期限未满便私逃下来——我若容你在此,会跟着你一起受罚的。”

    赤语伸手想要召出写命笔,却始终未果。

    严老见状,摇头笑道:“你私逃下界,虽然五感超过常人,但写命笔每日只能用一次,到正午之时才能恢复能量,不仅如此,你的所有神通都将随着写命笔能量的衰退而减弱——直到耗尽。到时就算你想回去领罪,恐怕也没命回啦!”

    赤语内心大惊,却仍然神色如常道:“我此番前来便是为了弥补过错!将因我而乱的命数修回正轨!”

    严老做出一个禁言的手势,继而道:“不必!如今在这里轮值的写命师会替你弥补过错的,你就安心回去吧!”说罢起身就欲离开。

    “你可知子受是谁?”

    严老定住,仍旧拿背对着赤语,半晌才接言:“不知。”

    赤语继而怒道:“我初来凡间,正逢乱世,帝乙身死、子受继位,我身为写命师又如何不知其中蹊跷?若不是你擅改了帝乙的阳寿,继位的本该是他长子微子启!但正是因为你的私心,才有了日后的纣王!严老,任你神通广大,掌管着万物生杀,但也只是管中窥豹罢了!命数,岂是你动了阳寿便可改变的?你又怎能知道那苏妲己姑娘会出现在他的命中?”

    严老缓慢转身,佯装镇定,却掩饰不了眼中的慌乱:“笑话,我私心为何?”

    赤语死死地盯住严老的眼睛,一字一句道:“那子受便是你人间的私生子!”

    严老和赤语对峙少顷,终于移开视线,又缓步走向办公桌,漫不经心地点着桌上的文书资料:“最近到处天灾人祸的,手上活儿有点多。”随即挥手遣散黑白二女子。待二人离去,严老低声问:“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赤语:“放心,只有在下一人知晓,定不会嚼舌声张。”

    严老:“当然了!赤语大人一向说话算数,信得过!”

    赤语:“实不相瞒,此番前来是望你可以助我找到姞婉今世所在。”

    严老笑着点点头,随手一挥,办公桌上的文书纷纷褪去,桌子中央缓缓陷下去一块,正是八卦命图的形状:将姞婉的八卦命图交给我吧。

    “在下……在下不慎遗失了查得姞婉命书的八卦命图,所以……”

    “丢了?!八卦命图可是查询凡人命书的唯一凭证,没了我怎么给你找?你知道三千年中,一个人共有多少资料吗?找不了!”

    赤语笑而不语。

    严老神色复杂,手指在下巴上来回摩挲,显得万分迟疑:“但你得答应我几件事。”

    “请讲!”

    “关于我的事情,不准你再提!”

    “自然!”

    “关于你的事情,跟我没关系!”

    “明白!”

    严老终于不耐烦的叹了口气,走到一书柜前,用指纹打开书柜密码锁,只见其中摆放着一本厚重的书卷。严老伸手抚过,书卷变幻成竹简。严老手掌停经之处便有人声响起,顿时嘈杂声此起彼伏,严老双耳微动,一边听一边皱眉。

    严老突然收回了手,顿时人声退去,竹简又变回书卷的状态。

    赤语急问:“方才是否已经查到她这一世的具体所在?”

    严老点头:“嗯……要是想让她的命数回归正轨,就得想办法在此世让她活过三十岁。”

    赤语神色凛然。

    严老又正色道:“我还得提醒你,若是给凡人修改生死!都将导致命运牵连波动、引发更多的变故……若要一个人起死回生,必有一人,要代替她死去……”

    因为法力受限,赤语再难依靠天眼寻人,好在临出门之前严老给指了条明道,此刻他正在寻找姞婉今生的路上。坊爷善财给他备了钱财,却还没来得及一一教授用钱的方法,此刻赤语还不知道这来往戴帽亮灯的四轮工具就是古时候的代步马车,自然更弄不清四通八达的地下铁和地上公交系统。此刻,他无论去哪儿,都只能靠——走。

    公园湖边,林浩树正带着一群冒着鼻涕泡儿的孩子上写生课,毕竟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漫画家是无法只靠微薄的稿费度日的。

    一个小女孩把湖水填上蓝色,另一个小男孩看了举手告状:“老师,妞妞把湖面涂成蓝色了。”

    林浩树蹲下来,摸摸告状小孩儿的头笑着说:“那湖水应该是什么颜色呢?”

    “绿色。湖绿色。”

    林浩树笑笑,转头问小女孩:“那咱们看看,妞妞为什么把湖面画成蓝色呢?”

    妞妞瞪了一眼小男孩,转头认真的回答:“因为湖面倒映的天空是蓝色的啊。”

    林浩树笑得十分温柔。

    “艺术本来就是因人而异的,艺术家画出的不是世界本来的样子,而是他眼里世界应该有的样子。所以我觉得妞妞画得没错。”

    小女孩得意地“哼”了一声,继续认真画画。

    这时湖对岸一个背着画板的女孩,踩着滑板风风火火的朝这边赶过来。

    妞妞转头悄悄对小男孩说:“林老师的头号粉丝来了。”似乎完全忘记了刚才两人的小嫌隙。

    王小谜潇洒利落地停在林浩树面前,对他灿然一笑。

    林浩树:“你怎么来了?”

    王小谜:“学校自习取消啦!”

    林浩树:“取消了你就回家啊,你报的是周末班,天天往我这儿跑什么?”

    王小谜:“钱我可以补交,学我可不想再复读了!今年如果再考不上美院,我爸就铁定送我出国!看我这么有进取心,三赛(老师的日文发音)是要赶学生我走嘛?”

    林浩树一副拿你没办法的表情,那画笔点了点小谜的额头。

    王小谜突然想起了什么,在书包里一阵翻找,拿出一本《下一站,未知!》:“对了,有事麻烦你,帮我签个名!”

    林浩树扫了眼漫画,看也不看小谜,蹲下查看小朋友的作品:“这都多少年前的东西了,你在哪找着的?”

    “漫画店啊!听说是压箱底的存货,就剩这一套被我收了!赶快帮我签个名吧!”

    见林浩树没接茬的意思,王小谜继续补充:“我买到的可是绝版的最后一套!听那老板说这书在七年前可是畅销书啊?——你为什么现在不继续画画了?还有故事的结局到底是什么,听说最后一卷你一直没出版?对了对了!故事的男女主角有原型的吧,女主角是谁呀?”

    林浩树抬腕看看时间:“这个问题下次再回答你,还没吃午饭吧,你带着这帮孩子先去前面餐厅吃饭。下午两点集合。”

    王小谜:“诶,那你去哪儿啊。”

    林浩树笑着做出一个敬礼的姿势:“约了人!”

    林浩树从小卖部的柜台上拿出一瓶常温可乐,拧开递给文素汐,把她手里的冰镇可乐换过来。“你跑这么远来这,就为了让一个月收入不足五千的我,请月收入大几万的你吃午饭?如此的深谋远虑且充满诚意让我对你顿生钦佩之感,我就想问问——你好意思吃吗?”

    文素汐:“跟你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是给你一个感谢我的机会,站稳了听着啊——我决定了,买下你七年前的那本畅销漫画版权,拍电影!”

    林浩树一愣:“你怎么没吃饭就撑糊涂了?大好的前途就准备毁在我手里了?为了骗我一顿饭你不至于吧?!”

    文素汐:“我是认真的!我查过你那个系列的数据,虽然说时间有点长了,但还是有市场前景的!而且现在漫改容易火——到时候让你来做总编剧,怎么样?是不是很诱人?”

    林浩树:“故事你要是能用,拿走就得了,不用非得带着我,我自己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

    文素汐:“我相信你,你相信我的眼光吗?!”

    林浩树:“我信你的眼光,但我就是不信我自己。”

    文素汐:“林浩树你怎么这么怂呢……怪不得交不到女朋友!”

    林浩树苦笑,心想我交不到女朋友还不是因为你。眼前这个呼风唤雨的大制片风风火火的跑到这偏远郊外,就为了交代一件电话里三言两语便能说明白的事。要不是从小一起长大,对于文素汐口是心非的性格太过熟悉,她这点“煞费苦心”怕是要被浪费。林浩树心里明镜似的,她是想帮自己,却又怕伤了他身为男人的自尊,才变着法子整这么一出戏来。当下心里泛起一阵带着酸楚的暖意来。

    下午林浩树还得带学生继续上课,二人三两下解决了午饭。文素汐看着外面的太阳犯怵,瞥了眼不远处租赁双人自行车的摊位,娇小姐的一面展露无遗:“不行,我实在走不动了,你骑车送我回车里,我等你放学再说。”

    缓坡下行的自行车道,香樟树交错相拥,宛若一道长廊。阳光被树叶筛下来,影影绰绰的洒了满地,文素汐眯着眼睛十分享受这片刻安宁。林浩树笑着打趣她:“你倒是也蹬几脚啊,累傻小子呢?”

    “这不是下坡了么。”文素汐的高跟鞋卡在自行车踏板上,一点儿劲儿都没使。

    两人有说有笑,全然没注意到周遭的动静。当林浩树发现三岔路口横冲过来的快递三轮时,已经来不及刹车了,眼看就要跟满车的快递包裹撞个正着。

    此时的赤语从严老的办公地点赶来已经走了整整八个小时,纵然天赋异禀也渐显疲态。此刻一声尖锐的女声划破天际“林浩树!!!!”赤语猛然一惊,用尽全力瞬间位移到车祸现场,一把将前座的林浩树从车座上抱了下来。林浩树来不及反应,已经被赤语揽入怀中。

    “姞婉此世,应当是一名漫画家。他叫做——林浩树。” 赤语略感差异,严老怎么没告诉我林浩树是个男人!?

    那边只听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