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负如何,这房子始终是住不下去了。

    林浩树看着ATM机上的余额一筹莫展——292块,连最便宜的单间押金都不够。赤语站在门外守着林浩树的行李箱,严肃得像个保镖。林浩浩苦笑一阵,除了那几十张素描,自己还有什么可宝贵的。

    “你不回家嘛?”

    赤语摇头。

    “你也无家可归?”

    赤语点头。

    “我这点钱也不够咱俩住酒店的,只能委屈你,一起去网吧对付一晚了。”

    这时赤语又摇头,林浩树心想这家伙还挑三拣四的,不料赤语开口:“不用委屈,在下不才,钱财还是略有一些的,请林公子住宿一晚不是问题。”

    二人在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停步,林浩树有点震惊,拉着赤语就要离开:“我说,也不用住这么贵的地方吧。”说话间,门童已经前来替赤语拎箱子。赤语不懂现世礼仪,以为有人要抢林浩树的细软,一把抢过箱子,一副誓死捍卫的样子。林浩树只好赔着笑脸,说着“自己来,自己来”,不得已才踏进了酒店大堂。

    来的路上林浩树还想说等下个月发了工资,便把今晚住宿的钱还给赤语,毕竟素不相识,且看样子也同是天涯沦落人。没想到在前台办理入住的时候,赤语竟然拿出一张黑卡,这完全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富二代啊!仔细一琢磨,怪不得他一副涉世未深的样子,对世俗很多事物的理解都像个傻子,原来是被保护得太好了。

    豪华套房内,落地玻璃窗将整个城市的夜景尽收于眼底,林浩树膜拜了整个房间一圈之后对赤语道:“虽然你不差钱,也不用这么挥霍吧。”

    “林公子不必担心,只管住便是。”

    现在再一听赤语的文言文也不觉膈应了,大概是家学渊源吧。

    “那你住哪?也是这家酒店么?”

    赤语点头。

    “行,那就谢谢你了!折腾了一天,早点休息吧!”

    林浩树将自己浸在浴缸里,回想唐懋从车里下来的一幕,淡定,从容,成熟,稳重,并且富有。自己除了年轻几岁,没有一处是可以与其媲美的,而年轻又算什么?人在年轻的时候,年轻便是最不值钱的资本。而文素汐呢,从小到大在同龄人里便是鹤立鸡群,样样都优秀,种种都拿手,无论她做什么都必定做到最好。作为青梅竹马的自己只能望其项背,而她连背影都是极好的,能作为朋友陪在她身边就很幸福了……所以他才将这份感情一直深埋在心里。想到这,林浩树滑进水里,感官被水隔绝,却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带着一份滞重和压抑。

    林浩树围着一条浴巾走出来,发现赤语正在床上铺被子,吓得一声惊叫:“你怎么进来的?!”

    赤语又拿出一张房卡。

    “不是,你不用给我铺床了……也累了一天了,赶紧休息吧!”

    “林公子真是体贴入微,在下恭敬不如从命。”说罢,赤语开始宽衣。

    “我不是让你在这休息,我是让你回你的房间休息!”

    “林公子,这正是我的房间!”

    林浩树恍然大悟,就说碰上水逆一整天都不顺,好不容易以为捡了个便宜,没想到还有个伏笔在这儿等着!林浩树赶紧跑回浴室,穿好衣服,拿着行李便要走。赤语不解的紧跟其后“林公子,你怎么了?”

    林浩树左躲右闪绕不过,一只手撑在赤语肩上,又触电似的拿开:“赤语,我这个人呢,是很直的!有什么说什么!咱们如今也算是好哥们儿了,我就跟你说句心里话!我有喜欢的人了——是个女人。”

    赤语听罢若有所思,趁着这个空当,林浩树赶紧连人带箱子夺门而出。

    林浩树拖着箱子在前跑得哐啷作响,赤语在后疾步紧追。若不是刚好途径的林荫小道行人稀少,怕是又得上演一出抢劫的乌龙戏码。这时文素汐来电,林浩树也实在累得够呛,向赤语做出一个休战的手势,停下来打电话。

    两人带着行李出现的时候,文素汐明显一惊,这什么情况,这么快就住一起了?她一边给林浩树倒酒,一边扫了一眼被赤语牢牢抱住的行李箱,问了句:“你俩啥情况?”

    正对着文素汐坐的林浩树隔着路边摊的小餐桌把文素汐拉到一侧,用手挡住口型说:“我觉得他不像是普通的私生饭,可能对我有点过于痴迷了。”

    文素汐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朝林浩树扬了扬下巴,用口型说“你可以的啊,林浩树!”

    赤语呆看着俩人神神秘秘的姿态,有点不解,什么是私生饭?

    文素汐坐直,一口喝干杯中酒,对林浩树说:“你房子到期,住我哪儿去不就行了嘛?干嘛大晚上拖着个行李到处跑。跟个游神似的。”

    还不待林浩树接话,赤语铿锵有力的说出两个字“不行!”

    俩人一致用“关你屁事”的眼神看着赤语。

    赤语对着林浩树说:“不瞒公子,在下对易经八卦略懂一二,公子跟这位姑娘在一起,只能是凶多吉少。”

    文素汐一脸黑人问号。

    林浩树心想,文素汐家就是阎王府他也乐意闯啊。

    赤语听到林浩树的心里活动,暗呼不妙:“如果林公子一定要闯阎王府,那在下也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林浩树下意识的捂嘴,以为是自己不经意把内心独白说漏嘴了,不然赤语怎么就好像有读心术似的呢?

    “你什么意思?你骂谁是阎王呢?”文素汐心想自己跟这个赤语还真是八字不合得离谱了。

    赤语略一颔首:“在下没有骂人的意思,如果林公子执意要去姑娘府上小住,那我也只好打扰了。”

    文素汐哭笑不得,世界上真有这么不以为耻的人嘛?转念一想,虽然这人来路不明,倒也对林浩树痴心一片,况且还有林浩树在,不怕他乱来。还方便掌握他的行程,确保慈善晚宴不出状况。

    “今晚你可以住在我那儿,不过我有四个条件。第一,先把你手机号给我!”赤语莫名,文素汐直接把他手机夺过去,给自己的手机拨了个电话。“第二,你必须全力配合我澄清乌龙事件。第三,不能乱动我家东西,早八点,晚十点是我使用卫生间的时间,你不得占用。第四,还有什么我暂时没想到的,保留补充协议权。”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