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文素汐不仅找回了之前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着的自信,也找回了5斤肥膘。她对着镜子捏了捏腰上的赘肉,被护踝包裹着的脚也痛得不明显了,暗自发狠是重出江湖的时候了。她给通讯录上的投资人挨个打了电话,对方要么婉言推辞,要么装做信号不好,更有甚者一听是她就挂断电话。这也不难理解,从前山好水好的时候,她没少得罪人,现在山穷水尽了,别人不落井下石就已经仁至义尽了。只有周大让助理给她回了个信息,同意见一面……这人出了名的轻浮好色,谈个事情毛手毛脚的,以前的自己从没给他过面子,现在对方同意见面,文素汐颇为意外,也稍有顾虑。而这顾虑也很快被现实打败,她对自己说,我是谁,我可是金刚不坏的文素汐啊!

    赤语听到隔壁开门的动静,分秒不差的跟文素汐来个门前偶遇,“好巧啊,你要出门啊?我送你啊,反正顺路。”文素汐觉得好笑,都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哪儿来的什么顺路,但又觉得赤语这么堂而皇之的表演死乞白脸,到底有几分可爱,也不拆穿。“不用了吧,我是去谈投资的,你去了除了给我添麻烦,添不了别的了……”

    赤语又道:“如果需要投资,文姑娘不妨把需要的数字告诉我,我想我大概可以解决。”

    “连这点事情我都解决不了,白混这么多年了!麻烦让一下……”

    “腿没关系吗?”

    “没事,已经好了。”

    赤语仍在啰嗦:“不要往人太少的地方走,但是也不要去人员太多、太嘈杂的地方!跟人吃饭的时候不要喝酒、不要吃海鲜,你现在伤势还在康复中,要格外注意!”

    文素汐对这番念经似的关心,有些难以消化,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赶紧钻进电梯,电梯门快合上的时候,瞥了一眼赤语可怜巴巴的眼神,像只小狗,冲着夹缝中又补充了一句:“我会注意的,走了。”

    “那开车也要小心哦!”

    文素汐坐在驾驶室里回味赤语的这句话,疑惑他什么时候学的一口港台连续剧腔,更疑惑的是,为什么自己听着却还那么顺耳。

    某间私人会所的中庭,周大与文素汐对坐喝茶。与其说是对饮,不如说是文素汐一边听着周大在电话里指点江山,一边品着茶。茶是好茶,这单口相声说得欠了点意思。周大终于挂上电话,在文素汐身上缓慢而暧昧的扫了一圈,看得文素汐浑身不自在。

    “平了官司,又要开新公司,着急用钱是吧?”

    文素汐“周老板”三个字刚出口,就被周大怼了回去:“别叫我周老板,多见外,叫周大。”

    文素汐尴尬的笑了笑:“直呼其名多不合适啊。”心想,你年纪都快赶上我爸了。

    周大:“那就叫——大大。之前你忙,总说都没功夫见我,你说我这会所装好都快两年了,一直说请你来玩,今天总算露面了。”

    文素汐:“唉,以前是我晚辈不懂事,现在不是来跟您赔罪了嘛?刚好手里拿到一个特别好的故事,想看看您有没有兴趣?”

    周大:“哎,怎么一见面就聊工作!以前我总拽着你聊合作的事,你不是也嫌我烦嘛?”

    文素汐脸上讪讪的,好在心里早有准备,虎落平阳被犬欺,况且当年气盛说过的话也不见得好听到哪里去。

    好在周大似乎并不是为了奚落文素汐,马上换了副和颜悦色的脸孔,说刚好给自己女儿订了套衣服,不清楚小女孩的品味,让文素汐帮他参谋参谋。说罢从座侧拿出一个袋子递给文素汐,文素汐正要打开,周大却突然改了主意,直说要不你试试看,我从店里买回来,还没看过真人效果。文素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周大热情的送进洗手间,见文素汐脸色一沉,周大立马接口道:“文制片的眼光我信得过,你换衣服,我立马去签支票。”说着随手带上了门。

    文素汐将袋子里的衣服拿出,竟是一套水手服!气得她把衣服一摔就要离开,谁知把手拧不动,想必是被人从外面锁上了。手机还在外面的茶几上,一时间饶是见多识广的文素汐也有些惊慌,连忙用力砸门。

    大概过了一刻钟,门外传来“咔哒”的一声。文素汐警觉起来,在卫生间巡视一圈,将一个装饰花瓶举起来,紧张地靠在门边,等了半晌没动静,她试着再拧一下把手,门开了。

    周大此刻正在另一间包房的洗手间,对着镜子用洗完了还湿着的手捋着头发,助理突然拍门说文素汐不见了!

    “怎么可能!我不是从外面锁上门了嘛!”

    “外面的锁打开了,我看过监控了没有人进过那间包房!”

    “什么?!”

    文素汐快步朝电梯间跑去,心有余悸地不断查看身后是否有人跟上来。“叮咚”一声,电梯门打开,文素汐惊得忘记了呼吸,竟然跟周大撞了个正着!只见周大和助理迅速越过自己,口中念念有词地说着自己明明从外面上了锁,人不可能跑掉,丝毫没有注意到呆若木鸡的文素汐。

    走廊的拐角处,一支隐隐发光的写命笔在空中旋转,仿佛将那看不见的空间掀起阵阵涟漪。倘若有人瞩目凝视,定能有所察觉,笔直树立的门柱,平滑的地面都发生了肉眼可见扭曲。空气中有电磁波的声音鸣响,惊得原本趴在玻璃窗上的蝉飞了老远。

    文素汐快速步入电梯,拼命按下关门键,电梯似乎在微微晃动,她却顾不得了,只以为是自己太过紧张的错觉。如果她此刻抬腕看一眼时间,一定会发现异样——手表的指针定格在某一秒间不停抖动。

    周大刚才对镜捋发的水龙头下,一滴水珠从水管滴落,而后又开始缓缓上升。窗外云层诡谲变换,那扇夏蝉曾驻足过的玻璃窗流光莫测,电梯显示屏上的楼层数字不断交叠着1和2的字样。

    进入安全通道后,身后一直跟随的助理不知为何不见了踪影。周大仿佛毫无察觉,独自下了半层到达二楼。

    只见赤语站在墙边,墙上一个“2楼”的标识十分显眼。

    “可委者命,可凭者天,人无率尔,事不偶然。若我是你,便不会再往下走。”

    听到声音周大一惊,抬起了头看了眼赤语,一脸莫名奇妙地继续下楼。当他从最后一层台阶上下来,却又看见了赤语,还是先前的站姿,而他背后的墙上仍是赫然挂着2楼的标志!周大用力晃头眨眼,一定神却还是赤语那一张冷峻的脸,他有点心慌,拿出手机却发现断了信号。

    “很多人都认为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其实不然。”未见赤语唇齿翻动,这话语似从远处传来却又近在咫尺。周大踉跄着后退打算从另一侧安全通道撤退,一开门又惊见赤语,周大折回安全楼道,顺着楼梯快速下窜,但无论怎么走都鬼打墙似的回到2楼,赤语的声音在被楼道的密闭空间烘托出一些神圣的味道:“纵然诸多事情表面看来木已成舟,但人之修为与心智会影响其潜在命运的发展,生命轨迹也就随之发生了改变,有的影响深远,有的不过是画地为牢。也许就在一念之间,便会决定你这一生不同的终局。”

    周大一个失足,从半层楼梯上滚了下来,窝在墙角不住喘息。赤语走近,拿起周大手中电话:“我说过——若我是你,便不会再往下走。”说完,将周大的手机从楼梯间的缝隙扔下,只见手机一遍又一遍的在周大眼前从上往下落去。

    赤语:“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天命反侧,何罚何佑?”

    周大瑟缩着开口:“你到底是什么人,道士?班禅?还是术士?不管你是什么,我有钱,你要多少随便开口!”

    赤语冷着一张脸,俯身蹲下,吓得周大闭上眼睛哇哇乱叫。“你若是再敢对文素汐有半点图谋不轨,你的手机——就是你的下场。记住了吗?”

    周大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没了赤语的踪迹,他的手机啪嗒一声落下,屏幕四分五裂。电梯的显示数字回复正常,手表的指针也开始顺时针走动,那个未拧紧的水龙头下,匀速落着水滴,啪嗒啪嗒像是秒针转动的声音。

    电梯里的文素汐对这番时空失序并无察觉。电梯门一打开,只见赤语站在电梯外,她一个左脚绊右脚,跌进赤语怀里,赤语抚着她的头发,轻言安慰没事了。

    当文素汐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坐在电影院,手里还捧着一杯奶昔和爆米花,前方大屏上正上演着熟悉的一幕幕:

    悠悠:“我放下胸卡大吼了一声,老娘不干了!你没看见蔡舒萌那表情!”

    唐懋:“……这样就可以让你除了想我,没别的事情可做……为什么不跟我商量一下,就辞职了呢?……给我个机会照顾你,让我用行动证明,你对我究竟有多重要。”

    林浩树:“从今天开始,我想改变我自己,不再逃避,抓住每一次机会,成为一个你能依靠的人。”

    文素汐父亲:“行了!你就赶快把身体养好吧,我下午的飞机就走了,你就别送了。等有时间的时候——多发发微信。”

    还不待她回过神来,画风突变,西周军营闷雷滚滚,赤语一身翩跹白衣走入镜头,定神望着远方营帐。镜头拉开,女将军姞婉跨在马上,姞婉挥起青铜剑,斩杀楚军士兵。战场上,两军士兵奋力厮杀。旁白声起:昭王十九年,昭王伐楚,派姞婉将军夺取稀世珍宝,传说,得此宝物者得天下。

    姞婉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