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小巷幽静,路灯下立着两团人影,乍一看还以为是一个人一只狗,走近了才发现是赤语和蹲着用手机玩美少女养成游戏的花少。赤语张望一阵不见半个人影,对此行颇为不满。花少漫不经心的解释自从严老失踪后,下面的工作模式发生了变化,黑白姑娘已经不亲自收人了,而是放给外围的线人来做。要想找到严老,就得顺藤摸瓜,今天正是来守株待兔的。说话间,一辆救护车鸣着笛从巷子口驶来,冷不丁从上面掉下来一个人。那人爬起来,正诧异自己身在何方,回头一看扬长而去的救护车,依稀记得在救护车上被抢救的片段,还没醒过神来,另一个身穿长褂,带着墨镜的人从暗影里跳出来,阴恻恻的说“等了你好久。”这人正是前些日替赤语卜过卦的算命先生。

    花少收起手机,眼神凌厉起来,对赤语说了声“来了”。

    算命先生正要动手,不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看见赤语和花少就像耗子见了猫,小鬼见了阎王,拔腿就要跑。被赤语一个凌波微步截断了去路。花少冲那从救护车上掉落的人一扬头:“刚刚那辆救护车应该是开往前面路口的医院,你赶紧过去看看,没准还能赶上。”见那人依然糊里糊涂的样子,径直朝他走过去,竟从那人身体里穿了过去,仿佛穿越一团水雾。那人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急忙向医院跑去,赶去见亲人最后一面。

    文素汐停好车,望向近在咫尺的公司大楼。本以为重新开始一切都会是新的,却仍脱离不掉这个圈子……文素汐打开遮阳板的镜子,将披散的头发利落竖起,又深吸一口气,终于下了车朝公司走去。

    前台女孩看起来比文素汐还尴尬,嗫嚅了半天才拟好说辞:“文老师……您有什么事吗?”

    文素汐大方道:“约了负责影城场地的邱总,之前打过招呼了,让我这个时间过来。”

    “邱总现在应该还在开会,我帮您联系一下。”女孩说着拨通电话,说了几句,神色慌张的转头对文素汐道:“文老师,邱总说很快就会结束,让您稍微等一下。”

    文素汐微微一笑,坐进访客等候区的沙发里。

    蔡舒萌新电影破5亿的海报张扬得满公司都是,路过前台的老熟人总在窃窃私语……文素汐心道真是时也势也,想当初邱某人又何曾让自己等过。文素汐抬手看了看时间,又望了望前台——小女孩与她对上眼神,又尴尬地拿起电话,说了几句对文素汐抱歉道:“文老师,邱总应该还得一会,要不,您晚点再来?”文素汐摆摆手,“不用,我就在这里等他,跟他说不用急,我一天都没事。”

    说话间,唐懋带着蔡舒萌从走廊走出。唐懋怔了怔,对文素汐点头示意。文素汐起身:“有时间跟你聊聊吗?我有话想要跟你说。”

    唐懋想了半刻,看了眼一旁的蔡舒萌,推说有事,改日再聊。

    这边前台女孩脆生生的招呼“文老师,邱总那边可以……”,话音未落,文素汐已经追了出去,有些事她不能再逃避了。文素汐追上唐懋,转头对蔡舒萌道:“我想跟他单独聊两句。”

    蔡舒萌神色阴晴难定,不置可否的观察唐懋的反应。只听唐懋道:“就这么说吧,你想说什么?”

    文素汐握紧拳头,鼓足了120分的勇气,才能直视唐懋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一直以来托你的照顾,我确实因为你的帮助少走了很多弯路。在工作上,我一直都很尊重你、感谢你。我承认,我曾经很依赖你,甚至分不清这种感情究竟是不是爱,而每当自己质疑这段关系的时候就会觉得特别惭愧,我早就应该学会拒绝——对不起。真的,唐懋,对不起。”她这些话在夜深人静辗转难眠的时候排演过无数次,可真的说出来了,还是微微发着抖,她不奢求唐懋的原谅,不期望他理解,甚至不需要唐懋说什么,这是属于她的告别式。她只有说完这些话,才能挺胸抬头的向前走,只有对过去有一个坦白的交代,才能问心无愧的向死而生。

    纵使唐懋修养再好,此刻也说不出一句妥善的话,索性面无表情,转身走向车子。蔡舒萌跟在他身后,正不知道如何开口,只听唐懋头也不回道:“不好意思,你先回去吧,改天再约。”蔡舒萌硬挤出一个微笑:“其实本来也还有个会,那下次再一起吃饭吧。”

    唐懋坐进车里,终于卸掉一身防备,表情落寞。“喂,姜宇,文素汐样片筹备的怎么样了?快要开机了?”

    片刻,唐懋挂断电话,偏头望向窗外出神。

    文素汐坐在床边对照通告表来来回回对了几遍,又拨通悠悠手机:“悠悠,明天各部门到的时间,都通知到位了吧?别再出什么岔子……明天天气怎么样,不会有雨吧?还有导演那边还有问题吗?算了我直接打个电话……”电话那头悠悠一一应了,劝她道:“汐姐——!您就早点睡吧,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我都通知了,导演那边也没问题,天气预报说明天是个大晴天,您就放宽了心、吃饱了饭,洗洗睡吧!明天一准顺利开机。”

    挂断电话,文素汐心里还是不托底,索性站起来在卧室里踱来踱去。她下意识地瞥向窗外,赤语的房间还亮着灯——

    “睡了吗,明天要早起,千万别掉链子!”

    赤语收到文素汐的短信,回了三个字“放心吧。”

    文素汐气不打一处来,心道:“什么情商!就回复三个字,礼尚往来好歹也问候一句吧?!”

    紧接着赤语第二条短信就发过来了“你呢,还不睡?”,她即刻展颜,高高兴兴的叮嘱赤语明天别忘了涂防晒等一众琐碎小事。

    花少躺在床上饶有兴趣的看赤语跟个高中生谈恋爱一样,抱着手机面露微笑,冷不丁说了一句“你该不会真的爱上文素汐了吧?大半夜还没完没了的,真的都只是为了帮姞婉?”

    赤语删除了表情,短短回复了“晚安”两字,抬头问花少:“怎么样,问出来了吗?”花少见赤语终于问到正事了,点点头算是表扬:“那算命的说每收到九百九十九个人,黑白姑娘会来一次——明晚恰巧是第九百九十九个,听说这人赖着不走耽搁了些时辰,所以黑白姑娘会亲自来,带他走。人我今天见过了,明天时辰、地址也摸清楚了。明天便去拿人。”

    王小谜趴在床上,盯着手机里林浩树的照片出神。自从那天在火车道口分别后,两人的联系就渐渐少了。林浩树总是避而不见,信息也不回,自己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的告白,却换来林浩树的不闻不问,一赌气把敲了以大屏的信息都删了,王小谜抬手揉了揉脸,做出一个开朗愉悦的表情,对着镜子给自己打气!你是谁,你可是无坚不摧的王小谜!起身拉开房门喊道:“老爸,你之前说的那个董伯伯家的哥哥,我们约时间一起吃个饭吧!”

    高级餐厅里,王小谜难得乖巧,在父母中间正襟危坐。对面董伯伯、伯母和传说中的董白哥哥也衣着正式,神色严肃。“咱们今天是个家宴,大家都别客气啊。小谜,董叔叔可是我的老朋友了,这次他们一家回国,未来就在国内发展了,咱们两家一定多走动!”王小谜的父亲率先举杯,桌上的气氛逐渐热络起来。王小谜趁机打量董白,长相嘛还不错,身高嘛也不矮,只是没什么亲和力,眼神还有些冷。董伯伯注意到注意到王小谜的视线,忙打圆场道:“小谜别见怪啊,董白从小跟他爷爷亲,自从前阵子他爷爷走了以后,就不爱说话了。你要是有时间就多陪他聊聊天,开导开导他。”王小谜连连点头,偷眼看向董白,对方却始终没有抬头。

    清晨,文素汐早早赶到片场,督促各个部门做最后的准备。忙乱间,一辆保姆车打头带着两辆商务车气势十足地开进现场。胡东凯带着一车慰问品亲临现场,派头十足的指挥着工作人员又是立易拉宝又是搬饮料箱,很快便收买人心,给工作人员留下一个体贴周到的印象。朵拉瞥了眼嘚瑟的胡东凯,转身往休息室走去。

    正当一切紧锣密鼓准备就绪的时候,悠悠哭丧般的声音传来噩耗:导演临阵脱逃了。这消息还热乎着呢,后脚蔡舒萌就带着记者呼啸而至,说是来贺喜,分明就是来砸场子的。

    一位记者已经把话筒伸到文素汐眼前:“文制片,这次样片拍摄之前一直没有宣传过,是要给大家一个惊喜吗?”文素汐怔住,蔡舒萌在一旁搭腔:“不如问问文制片,这次的导演是谁呀?”

    文素汐直视蔡舒萌,久久没有开口。

    时间越久,场面越冷。蔡舒萌脸上的笑容灿烂得过分。

    文素汐破釜沉舟的接过话筒:“这次的导演……是我。”周围一片惊讶之声,文素汐终于找到了节奏,语调平缓的说:“从最初我发现这本漫画,再到邀请漫画作者亲自担任编剧,整个创作过程中,剧本的修订都是我跟编剧共同完成的。我们想要拍出一种独有的漫画质感,一种介于真人与动漫之间的——二点五次元。我想除了作者本人,我应该是最能诠释出这一想法的人。想来想去,我担任导演最合适。”

    眼看自己下的套又被文素汐绕过去了,蔡舒萌悻悻然的准备离去,却被文素汐一把拦住,踩着高跟鞋的脚一个重心不稳,差点跌倒,尖叫一声失了仪态,断没有刚进门的嚣张气焰。文素汐道:“那导演没签经纪公司,又是个新人——听悠悠说他对违约金没有任何异议,看来是收了某人不少钱呢。”

    蔡舒萌故作一脸惊奇:“导演?导演不就是你吗?”文素汐不理会她的装腔作势,接着说:“现在的我对你丝毫构不成威胁,何必这么刁难我,还是说,你怕了?”

    “我怕?哈!我怕什么,怕你一个小小的摄制组,加上一个业余导演,能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怕你踩着你的男人们再回到公司?你太高估你自己了。”蔡舒萌被踩到痛脚的样子真是……文素汐冷哼一声:“高估我的不是我,是你。何必呢,把放在我身上的注意力放到你的电影上,也不至于会拍出那么多烂片。我们不是一路人,你以后没必要这么做了。”

    蔡舒萌戴上墨镜:“那可说不定呢,我就喜欢看小蚂蚁被人踩死。文导,祝你开机一切顺利。”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