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诺大个停车场,半个人影都没有。朵拉在驾驶室里忙活了半个小时,始终没能把成功把车发动。她胡乱拍了一通,趴在方向盘上哭出声来。憋了半天的情绪终于找到一个发泄途径:我哭不是因为我伤心,不是因为赤语拒绝我,我哭只是因为我太笨了,连个车都发动不了!

    突然有个人扑在挡风玻璃上,朵拉“哇”的一声叫出来,眼泪也被吓了回去。定睛一看,确是胡东凯正咧着嘴冲自己挥手。

    胡东凯一上车就叽里呱啦唠叨个没完:“可一阵好找,腿都快走断了。打你电话也不接,发微信也不回,我还以为你被绑架了呢。”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半天朵拉也没回嘴,才想起来看看她,神情不太对,“你这是刚哭过嘛?”

    “谁哭啦”朵拉拿手背一擦,眼妆瞬间糊成熊猫眼。

    平时朵拉骂自己骂得花样百出自己都没怕过,眼下看她梨花带雨的样子,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你到底是因为什么啊……?”

    朵拉拍了拍方向盘,抽噎着说道:“还不是因为它!一辆车都不听我的话……”

    胡东凯自己喝了酒不能开车,想说找个代驾吧,眼下两人这状况又难免遭人误会,只能陪着小心的开导:“其实,车打不着有很多原因……比如,你启动的时候有没有踩刹车?”

    朵拉嘴上不服输的说着“这我当然知道啊”,脚却很听话的踩住了刹车,bingo!车成功发动。脸上还挂着泪痕,眼看着车子成功启动却也掩饰不住小兴奋,车身也跟着兴奋的往前一耸,又突然停下来。胡东凯默默拉过安全带系好。

    “胡东凯,我不能保证我们能安全回家。”这话她倒说得言辞恳切。

    “没关系!你放心开!我相信你!”胡东凯一副对朵拉信心满满的样子,却将手放到了手刹上“出现任何问题我来解决!现在我们可算是同一战壕的战友了,有什么需要你随时说!人工导航需要吗?——欢迎使用GPS导航定位系统……”

    朵拉忍不住破涕为笑,这人平日里顶讨厌,但好像每次不开心的时候被他插科打诨一番也就过去了。其实他根本没必要来的,以前他们是合约情侣,在人前作戏那是有目的的,现在黑灯瞎火的也没个观众,再说萍姐都为他找了新的partner,他大可一走了之,干嘛陪着自己演出这一场舍命陪君子啊。她看着方向盘说了声:“谢谢。”

    这一路险象环生,20分钟的路程硬生生被朵拉开出了一个世纪那么长。车停稳后,胡东凯悄悄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脏,差点以为自己今天就交代在这了。

    “终于到了……”朵拉惊喜的转头看着胡东凯,“我到家了,你怎么走?”

    “哟,我们朵拉什么时候会关心人了?”

    朵拉依旧面带微笑,不急不忙道:“你不会赖在这里不走了吧?”

    胡东凯见状急忙正色道:“我经纪人已经到附近了,来接我。”

    朵拉点点头,关了车门回头跟胡东凯挥手道别:“那你下车等吧,我要走了。”胡东凯左侧眉毛不经意的挑了挑,替朵拉一贯的不近人情汗颜,张嘴想调侃几句,心里有某种复杂的情绪,让他这平日里轻佻的主儿也多了几分深沉。两个人隔着车不发一语,经过今晚的事,朵拉终究没能没心没肺的转身就走,她佯装不耐烦,冷着脸说了句“没事,那我就走了”。见胡东凯仍旧没个只言片语,转身就要走。胡东凯叫住朵拉,见她转身,却又一时想不出来说什么好,思绪在舌尖绕了几圈,磕磕绊绊的说:“明天……你还要开车吗?我还可以再来做陪练!”

    “不了,以后我不打算开车了。”

    “哦。”胡东凯挠挠头,像个初入社会还不懂世故的少年,最终鼓起勇气问:“我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不要讨厌我,好吗?”

    他这种郑重其事的样子让朵拉也有些意外:“我什么时候说讨厌你了?

    胡东凯闻之大喜:“你不讨厌我!?那……那你是喜欢我吗?!——别误会!我不是说那种喜欢,我是说那种,一点点的……淡淡的……朋友之间的……喜欢。”

    朵拉本嫌他婆婆妈妈一点不爽利,看他一脸欣喜的样子始终有些不落忍,囫囵应了一声。

    “那我以后能常给你打电话吗?”

    “不可以。”朵拉说罢将包往背上一甩,步伐洒脱的往住宅楼走去,高跟鞋的踢踏声在夜深人静的小区里格外响亮。“不过可以先发短信。”她头也不回的说出这句话,身影没入路灯照拂不到的暗处,留下一连串空荡荡的脚步声,像是曲终的留白,在胡东凯心中留下意犹未尽的期待。

    微风拂来,额前的几缕头发挡在眼前,却遮不住那双眼睛泛出的闪亮。

    次日。

    唐懋被阳光晃醒,一睁眼发现自己趴在酒店的地上,浑身酸痛难忍,袖口上缀着已经干透的血迹,周身摸查一番却未见伤口。他坐在地上试图回想昨夜种种,断片儿似的只记得从烤肉店接醉酒的文素汐来了这酒店,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他却印象全无。奇怪,自己昨天并未饮酒,怎么会断片儿?

    “素汐!”他试着叫了一声,并无回应,强撑着几乎快散架的身体站了起来,卫生间空空如也没有半个人影,镜子里面自己脸色憔悴衣衫不整……他略微记得自己对素汐起了龌龊的念想,后脑勺隐隐吃痛,莫不是被人敲了一记导致失忆的?他拿出手机想问问文素汐昨夜的事,又吃不准自己到底无礼到哪个程度,心下不安给姜宇去了电话,却被告之昨晚并没有外人闯入,也不知道文素汐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唐懋越发惶恐,命姜宇去查酒店监控。

    另一边,文素汐从噩梦中惊醒,猛的弹起来,发现自己坐在家中的床上,身上还穿着昨天那身衣服,胸前扣子蹦了一颗,衣领微敞。额头有些吃痛,她伸手一摸疼的倒抽一口凉气,跑到镜子前一照,发现淤青了一大片。悠悠听见动静,赶紧端了杯水进来嘘寒问暖一番。文素汐倚坐在床上,手里拿着水杯,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学生:“我昨晚真的那么说了?”

    悠悠学着文素汐喝醉的样子:“小瓶盖?你为什么孤独的躺在地上?你为什么要硌我的脚?你不开心所以跟我发脾气是嘛?你跟瓶子在一起不是挺好的吗?那么般配,可是为什么现在却要分别两地呢?”

    “那你们不拦着我点?!”

    悠悠一脸委屈:“全场人都拦了,问题是拦不住呀,谁劝你你跟谁急!”

    文素汐把脸朝被子里一蒙,臊得不行,心想这下可好了,苦心经营的权威和专业形象全毁了。突然想起什么又问:“那我昨天是怎么回来的?”

    “赤语和花少把你送回来的!”

    文素汐听到“赤语”二字又一下子坐了起来:“他送我回来的!?他不是跟朵拉约会去了吗?”

    悠悠也是一脸茫然,事情的经过花少三言两语全在打哑谜,倒像是遇上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昨天你喝醉了,原本我和大树准备送你回来,门口遇到了唐总,非得送你,可不知道后来为什么是赤语抱着你进屋的。”

    说起唐懋,她倒是略有印象,唉,不对,什么?赤语抱我进来的。文素汐像是抓到了重点:“他……干嘛抱我。”

    悠悠眼瞅着文素汐神情怪异,心想你醉得不省人事,不抱你,难不成揪着头发把你拖回来啊。文素汐也觉得自己的问题有点画蛇添足,作势扶额佯装不适:“今天我要好好休养!不要打扰我。”

    “汐姐,可今天约了平台的人吃中午饭,要取消?”

    文素汐的宿醉后遗症立马消退殆尽,一个鲤鱼打挺冲向洗手间,一边快速洗漱一边含着牙刷问悠悠:“我的手机呢?”

    悠悠私下寻摸了一番,又给文素汐打了个电话:“汐姐,你手机关机了,不会丢了吧?”

    这时文素汐已经整装待发,抢过悠悠的手机说:“那把你的手机给我。”

    “啊?!那我怎么办?!”

    文素汐从床头柜里翻出一个不知道吃了几年灰的诺基亚翻盖手机递给悠悠:“待机长、巨好使!”

    冤家路窄。

    文素汐前脚刚口若悬河的安利完自己的新片,后脚出门就遇到唐懋。唐懋看见文素汐婷婷袅袅志得意满的从餐厅出来,本能的转身想当作没看见。不料文素汐眼尖,把他叫住了。唐懋做出惊讶的样子打了招呼,视线下意识的避着文素汐。文素汐当他还为之前的事情介怀,默了半晌,笑着谢谢他昨天送来的花篮。

    唐懋见文素汐不像是话中有话,反而还有些亏欠似的,便试着探问:“昨天晚上……”

    提到昨天晚上,文素汐面上尴尬更甚,连连说不好意思。唐懋一颗悬着的心这才落了地,看来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又想起方才姜宇电话里说,查了走廊监控,文素汐根本没离开过,也没人进入过唐懋的房间,只觉得百思不得其解。文素汐不是心机重的人,如果真记得什么,不会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唐懋抬手,假意揉搓太阳穴:“我昨天不知怎么断片了,也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走的。”

    文素汐本想从唐懋这打听昨天发生了什么,不料唐懋竟和自己一样莫名,她微笑道:“看来我们都醉得不省人事,听说是赤语把我送回去的。”

    听到“赤语”二字,唐懋面上猝不及防闪过一丝乌云,似乎平地陡然起了偏斜,差点没站稳,好在他素来沉稳练达,竟也没让文素汐看出什么端倪。只是脑中连番闪现着袖口的血迹和自己骤然倒地的画面,心中莫名不安。文素汐又说了一些关于新片的话,他也只是略听进一二句。赤语的身世背景虽然滴水不漏,却总是透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挑逗着唐懋的第六感,隐约透露着不祥的预兆。

    当赤语如约出现在近郊一处废弃的工厂时,唐懋颇有意外之色。他背手立于桥墩,听见赤语走近却也没有转身,淡淡的说了一句“没想到你会来。”

    赤语环顾四周,此处人迹罕至,几间破败的厂房隐隐约约缀落在密树荒草之间,除了近旁河段隐隐散发的恶臭,倒不失为一个谈要紧话的好去处。他冷笑一声,嘲讽道:“既然没想到我会来,那唐总在这处穷山恶水的偏僻之地,站了半个小时,难不成是为了赏景散心?”

    唐懋也不理会赤语话中的揶揄意味,像是闲话家常的提及昨夜的事:“听说昨晚我们喝多了,是你送素汐回家的,只是你从哪儿接的她?我又是为何醉得不省人事,略有好奇。”

    赤语:“你接她去了哪里,我便是从哪里接她走的……你难道不记得,昨晚带素汐去了哪里吗?”

    唐懋笑道:“说来好笑,我原本不记得自己喝了酒,怎么就醉得记忆全无,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