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一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栋九十年代风格的居民楼外。

    赤语和花少并肩而立,望着一楼唯一亮着灯火的小卖部,门口的玻璃柜台上还摆着一台公用电话,旁边立这一块告示——五毛一分钟。背后木制的货架上毫无章法的陈列着具有年代感的零食:猫咪虾条、奇多、辣条、康康乐……初来乍到还以为走进了时间的裂缝,回到了小时候。

    “永宁古巷第一家?”

    花少挑眉轻笑,说了一声“就是这儿了。”便走进小卖部。

    店老板窝在柜台下玩着电脑上的斗地主,见有人来头也不抬的说了声“要什么自取,钱放柜台上的盒子里。”

    花少巡视一圈,朗声道:“老板,请问你家有命书吗?”

    老板闻言一惊,翻身跃过柜台就要逃跑,身手轻盈得跟他肥硕的身材十分不相衬。赤语和花少双面夹击迅速切断了他的去路,花少邪魅一笑,伸手唤出写命笔,不待笔落,小卖部老板立马颤颤巍巍地拿起小卖部的公用电话,播了个号码,干脆利落地道了声“开门”。

    只听机括声从后堂传来,花少赤语偏头望去,一扇暗门缓缓打开来。花少斜睨了眼老板,似笑非笑的说:“好好跟着严老干,你以后大有前途啊……”话音未落,一抬手,老板飞身撞在墙上,瞬间晕了过去。

    见赤语略有责怪的神情,花少讪笑:“我这是帮他!到时候说是我们硬来的就没他事了。”

    二人绕过店内凌乱的摆设,从暗门处相继而入,在一段狭长的暗道里摸黑走了十来米,便看到另一端出口飘散的微光,而被幽光擦亮的景象并不陌生,这便是严老的图书馆了。

    严老在十字桥中央的办公桌上伏案工作。听见脚步声,语调平常的问:“

    东南、西南、西北的工作都搞定了?”

    “工作没搞定,那俩姑娘倒是搞定了。”

    严老惊诧抬头,只见赤语与花少端端站在门口,赤语神色幽深的问了一句:“严老,别来无恙?”

    严老急忙堆笑着就要站起,花少一把按住了严老的肩膀笑眯眯地道:“严老,你无故将研究院迁址,严重耽误了我们的工作进度,上面开会的时候可是特意提了这个问题!虽然咱俩也算是有点儿交情,可我作为在下面轮值的,很被动啊。”

    此刻严老已是瓮中之鳖,本只防着赤语,没想到当值的花也橙也掺和进来,用脚趾头想一想也知道胜算全无,逃跑也是全无可能了,他只好继续敷衍着:“瞧你说的,怎么能是无故迁址呢?只是凑巧有几个会,来回跑了跑。”

    “文素汐出了事你就不见,这么巧?”赤语上前一步,语调平平,却无端给人一种威压。

    严老不自觉得往后靠了靠,巧言令色道:“所以才说凑巧嘛……赤先生,我虽然有要事离开处理了几天,可我依旧心系你这边的事儿啊!你忘了,我特意派人告诉了你文素汐还会遇到危险的事儿,这可都是违反纪律的。”

    赤语想起那算命的瞎子意味不明的唱词:“拆了东墙补西墙,西墙低下有阴凉,借了张家还王家,拆了罗裙补衣裳……”对老严的话倒也不置可否。

    花少不欲闲话家常,单刀直入道:“把文素汐的命书给我拿出来!”

    严老早猜到了他们此行的目的,此刻却仍拼死不从,脑袋甩得拨浪鼓似的:“不行不行,坚决不行,你们这也是违规犯纪的事,命书由我保管,谁也不能拿走!”

    赤语与花少微微对视,坏笑道:“既然这样……赤语,你先出去一下,我和严老有事儿要单独谈谈……”

    赤语虽有些顾虑,但想到花少虽习惯不按常理出牌,却也明白分寸,便默许般走到门外。花少随即一抬手,办公室大门便“嘭”的一声在赤语身后关闭。

    不过半柱香的功夫,严老便在花少的“严刑拷打”下松了口。赤语再次进入办公室,只见屋内一片散乱,严老双手被外套缚在身后,头发凌乱,衣襟扣子掉了一半,脸上也用墨画了两个黑眼圈,虽不至于凄惨,倒也十分狼狈,身为司命长老,此番羞辱只怕是比缺胳膊断腿更难以忍受。

    花少朝严老一扬下巴:“说吧!”

    严老一唱三叹道:“我承认……之前是我对抓赤先生回去邀功的事儿动了念头,但我确实没有故意使坏!我一直躲着你们,是因为怕你们要来拿命书,因为命书,早就不在我这了……”

    赤语:“不在你这!?怎么可能?”

    严老:“文素汐她早就该死了!命书按规矩,都统一送去销毁了……你们如果想找,可以去问问有无!听说他还蛮喜欢收这些破烂儿的!”

    赤语紧盯着严老的眼睛,似乎要将他看个穿,并不十分相信。

    严老哀哀道:“该说的我都说了!不该说的我也说了,念在花爷的面子上,我最后再善意地提醒你一句,距离文素汐的第二次劫难,应该也不会太远了……若要命书,去找有无!别来找我啦!”

    有无游离于三界之外,便是神、人、鬼都奈何他不得。他在人间开了家古董铺子,卖的是六道玄机,从来也不讲求世道公允,钱从来不是衡量价值的媒介,想要命书,那只能拿命去换。

    陋巷寂静无声,赤语和花少的脚步被衬托得分外响亮,一盏雾白的路灯将两人的影子拉得颀长萧索,一部分融进四周暗影幢幢的建筑里,更添几分诡异。花少终于打破沉默,叹声道:“我不能帮你了。”

    赤语不应,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花少:“严老近来行迹颇为可疑,我猜上面已经开始调查我了。”

    命书这条路看来走不通了,眼看文素汐第二次死劫在即,花少瞥了眼赤语愁云密布的脸色,一时也想不出开解的话来。

    倒是赤语沉默了稍许,突然道:“当我与素汐额头相触时,便会预知劫难,钱宁、朵拉……都曾提前预知。具体为何会这样,我也不清楚,也并不是每次都奏效。”

    花少凝神思索片刻,突然笑了起来:“看样子你们俩缘分真是玄妙不可言。既然如此,眼下你只能寸步不离的守着她,为下一次的劫数做好准备。”

    林浩树听见拍门声的时候正在跟王小迷连线打《守望先锋》,心想赤语有钥匙,就算忘了带也会规规矩矩的按门铃,也不知是谁这么晚了把门拍得这么响,该不会哪个酒鬼认错了门吧。门才开了一个缝,酒鬼文素汐一只手就忙里忙慌的伸进来,一把拽住林浩树的衣领,凶巴巴道:“你给他打电话了吗?他到底去哪了?”

    林浩树连忙把文素汐让进来,扶她到沙发上座下:“这又唱的是哪出啊?片子黄了?被平台拒绝了?难道是朵拉中途弃演了?”林浩树自顾自的列举着能让文素汐买醉的理由。

    文素汐抓着自己的领口,答非所问的喊:“我心里难受。”

    林浩树拿手顺着她的后背,连连哄着:“不难受,不难受。”

    文素汐:“我不懂,大树,我真的不懂,不懂!”

    林浩树:“你不懂什么呀?”

    文素汐身子一颤,泪眼迷蒙的盯着林浩树,一丝头发黏在眼角,平添了几分无助凄婉,再开口声音已然哽咽:“你知道他今天跟我说什么吗?他说他接近我是为了做演员,是为了要红。”

    林浩树这才明白过来,为的是赤语。不待他说什么,文素汐继续道:“我生病他照顾我,唐懋求婚的时候他带走我,还一脸在乎得要死的样子——这些都是为了做演员?我不信!”

    虽然早有预感,但猛然听文素汐袒露心声,林浩树的内心还是不禁隐隐作痛。他柔声劝慰:“素汐你喝多了,我都听不懂你说什么……”

    文素汐突然大笑不止:“那你也喝!喝多了你就知道我说什么了!”一边说一边将手里捏着的半瓶酒往林浩树嘴边送。

    林浩树心疼,既心疼文素汐,也心疼自己,索性接过她手里的酒一口气灌下小半瓶。文素汐一晃酒瓶看着还剩一个薄底,说了句你等着,便摇摇晃晃的回家拿纸箱抱了五六瓶酒回来。

    分针默默跳了两圈,文素汐将一个喝空了的酒瓶子猛的放倒在桌子上,桌子上已经横七竖八的放了很多酒瓶子,林浩树不胜酒力,离不省人事就差一杯酒的距离,只是心里记挂这文素汐,不敢自己先醉过去。

    文素汐一掌拍在林浩树肩膀上:“大树,你们男人都是这么阴晴不定吗?”

    林浩树猛得被痛醒,舌头打结的说:“当然不是了!我就一直都是晴的,特别定!我早就想——文素汐……定了!”

    文素汐把耳朵凑近些,大声嚷道:“什么就定了?我没听懂。”

    林浩树借着酒劲,也是被此刻的光景触动,突然站起来,三指朝天,朗声喊出:“定了,就是这个人我认定了!我就是要跟你文素汐在一块,永永远远!包括现在,戏都拍完我为什么不搬家,为什么赖在这?我就要潜伏在你的周围,伺机而动!不是别的意思,守护着你嘛!我举目无亲的,我还在意谁呀!我只在意你!”

    文素汐听到这番话也十分感动,就算全天下的人都不在意她,总有大树真心实意的守护着她,便也学着大树挣扎着从沙发上爬起来,宣誓般的大喊:“我也在意你!我就知道,大树你人暖心善又可亲,画美嘴甜贼啦帅。是个有梦想有才华的好青年,你一定要坚持自己的梦想!”

    两个酒鬼执手相看泪眼,自个儿把自个儿感动得不行。可高兴了还不到半分钟,文素汐突然又沮丧起来:“可是,咱们讨论了这么久,他也不回来,最后还是没有答案呐!”

    林浩树愣了一下,鹦鹉学舌道:“可不!咱们讨论了这么久,他也不回来,最后还是没有答案呐!”

    文素汐指着林浩树,佯装气道:“你为什么重复我的话?”

    林浩树灵机一动:“你一个人说他也听不见呐!”

    文素汐闻之有理的点点头。

    大树从电视机旁边装道具的纸箱子里,翻出来拍戏时用的大声公,一开机《悠悠岁月》的音乐声响起来,他连忙切换到扩音功能,对着大声公喊:“你可以——大声点!”

    文素汐挥挥手对林浩树说:“你帮我喊!你问他,到底什么意思!?”

    林浩树超大声:“赤语,你到底什么什么意思?”

    文素汐:“让他回来跟我说清楚!”

    “你赶紧回来跟我说清楚!”

    文素汐:“为什么对我忽冷忽热的?”

    “你为什么对我忽冷忽热的?!”

    文素汐:“搞得我一整天心神不宁,都没吃饭!”

    “你搞得我……”林浩树话说一半突然扭头问文素汐,“素汐你没吃饭怎么能喝酒呢?!”

    文素汐被震得直捂耳朵,林浩树才想起来撇开大声公,关切的说:“那我赶紧给你弄点吃的。”

    林浩树端着热腾腾西红柿鸡蛋面回到客厅,文素汐已经半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大声公还在一旁不知疲惫的重复着两人先前的对话。林浩树在文素汐身边坐下,看着这一碗缺油少盐的面条,突然有种同病相怜的感慨。这世间健康的东西总是少了一些滋味,例如清水、白粥,总是要等到身心俱疲的时候,才会被人想起。而爱情,从来都好像烈酒香烟,伤人伤身,却让人无法自拔。人们从爱情里追求的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