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四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喝了不少。

    “您不是说……”

    “哎呀,你直接对接我们电影部门的主管!”

    文素汐有些不知所措,追问道:“王总,之前您不是说对我们的项目很感兴趣,才特意约我过来见面的吗?”

    “见你?我堂堂耀世的老总要见一个如今人人避之不及的烫手山芋?文素汐,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只不过是受人之托。诶呀,这个小蔡,话也没说清楚。”王山示意秘书过来,“你把Kevin的名片发给她。走走走!”说着转身离去。文素汐留在原地,张了张嘴,终究没有说出话来。

    “果然……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啊。”文素汐失落地走在夜路上,看向黑黝黝的前路,莫名心酸。手机里没有一通电话,也没有一条短信,就连叫车软件里都显示周围一辆出租车都没有。垮下肩膀,低下头,文素汐迈开步子慢慢向前走着。微风吹过,这条僻静的小路上的路灯由远及近、一盏盏地亮了起来。视线里出现了一双脚,文素汐停下脚步,缓缓抬起头。“赤语……?”

    “我不是说过,让你不要乱跑吗?”赤语看起来虚弱不堪,好像这强拉出来的笑容都快耗尽他最后一丝力气。

    文素汐赶紧上前扶住他,“你的身体怎么样了,还发烧吗?”

    赤语低下头直愣愣的盯着文素汐,看得毫无避讳,直让人心里发毛,他唤了一声“文素汐”文素汐心里一惊,心道干嘛突然叫我全名。

    “你能不能——”

    “能不能什么?”

    赤语膝盖一滑再也承受不住这具躯体似的摊到在文素汐身上,像是一个沉重的拥抱,意识消失前,后半句话轻响在文素汐耳边,“不要再让我担心……”

    唐懋叼上一根烟。姜宇抖着手忙点了火,不知道是说服自己还是安慰唐懋,开口道:“唐总,您先别慌。这很有可能是障眼法,就类似于魔术!我记得我看过一个国外的魔术师,也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消失的。”唐懋咬牙切齿地瞪向姜宇,“你的意思是,他特意跑到这个死胡同,就为了给我们表演个魔术?”

    “那就又是催眠!跟那晚一样!”

    “催眠?”

    “不是催眠还能是什么?难不成,他还真的会什么神通法术?!”

    唐懋无名火起,打断了姜宇。“查!去找魔术师!找催眠师!给我问清楚,我不管他到底使得是什么招数,就算他是个神仙,也要给我清清楚楚的查明白了!”

    文素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赤语弄回酒店,等她把赤语放上床躺平的时候,整个人也快跟着虚脱过去了,内心不住埋怨平日里不吃不喝坐地成仙的人,怎么还是这么重。她伸手摸了摸赤语的额头,不那么烫了,可是整个人似乎比之前更蔫了。她替赤语盖好被子,轻声埋怨:“你说你好端端的你跑去找我干嘛?老老实实休息不行吗?还要我费劲儿把你拖回来。”

    “我担心你。”赤语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一句话暧昧得让文素汐不知怎么自处才好。她扯开话题,“我问你,你是怎么知道我在那儿的?”

    “因为我有超能力。”赤语满脸认真,虚弱的样子却又频添了几分纯稚和乖巧。

    “确实啊,喝了口水就倒了,确实是有超能力。”文素汐抱起肩膀,向赤语投去鄙视的眼神。

    “素汐”

    “嗯?”

    “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时时刻刻留在我身边?”

    文素汐被赤语这梦呓般的温言软语逗笑了,“你在跟我表白吗?”

    赤语一怔,忙解释道:“不是,我的意思是……”一团红晕悄然爬上面颊,他却突然板起脸装作质问的样子“我生病了,你怎么能把病号扔下一个人跑掉呢。”

    文素汐被这出人意料的转折逗弄得哭笑不得,本想奚落几句,心里却无端泛起一片温柔。这暖意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酵的?也许是赤语死乞白赖一路跟来的时候?也许是他凭空出现在那一条昏灯瞎火绝望无援的陌生道路的时候,也许是他虚虚弱弱说出“能不能不要让我担心”的时候,即便是家宅被盗,事业又惨遭滑铁卢的此刻,也无法抵挡在心中兀自泛滥的脉脉温情。她伸手捋了捋赤语的头发,柔柔的承诺:“我哪儿也不去,就在你身边。”

    次日,文素汐站在家门口,眼前满地狼藉的惨状明显比她预计的要严重多了。林浩树转达了警方的调查结果,监控显示那两个小偷走的时候并没拿什么,说起来大件应该都没丢,小件就说不好了。悠悠从刚进门就保持着夸张的0型嘴,这时才想着闭起来:“这小偷哪像是来偷东西的,这不是糟蹋屋子嘛。对了汐姐,家里有没有什么值钱的珠宝手表?赶快看看丢没丢!”

    “我哪有那些东西啊,不过如果是要找珠宝,干嘛把客厅翻得这么乱?”

    赤语走进屋内查看,分析道:“确实不像是偷东西,更像是在找东西。”

    “这么猜也不会有答案,帮我一起整理一下吧,看看会不会留下什么线索。”几个人挽起袖子,把乱成一片的东西归置整齐。文素汐捡起一个充电器,将电线缠好,拉开书桌抽屉放了进去。好像……这里是少了什么东西。

    硬盘!

    别墅区接连两家住户失窃,物业十分重视,不仅积极加派人手巡逻,还在一些死角增设了摄像头,文素汐家门口的警戒线还没拆除,进进出出的安保人员大都如临大敌,唯恐再出什么变故。

    蔡舒萌看着远处文素汐的别墅,手搭在车窗上思量着什么。副驾驶的助理肖迪隐隐有些不安的问:“舒萌姐,唐总要是发现那硬盘是假的,会怎么样? ”

    蔡舒萌不疾不徐的收回支在车窗上的手,关上车窗,沉着道:“能怎么样?真的硬盘丢了,文素汐这个时候是最大的嫌疑人。你觉得唐懋他能善罢甘休?那里可有他通过电影洗钱、操纵股票的证据,无论哪一个,可都是要命的!”她叹了口气,继续道:“我也是真没想到,当初把文素汐拷贝偷出来送给我的人,会是他。”

    肖迪:“可是……他为什么这么做?!”

    蔡舒萌笑了笑,盯着肖迪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猜当初文素汐离开公司时,是谁把她的股票收走了?”

    肖迪:“是唐总?”

    蔡舒萌摇摇头,名义上是唐懋,但实际最后得利的还有一个人,庞朔。起初她也以为文素汐的离开只是一个意外,但直到发现硬盘里他们想要做低公司股价的证据,才明白硬盘失窃是早有预谋的事故,而文素汐不过是这场事故中的替罪羊,是这盘棋局最先舍弃的一颗棋子。蔡舒萌不免有几分兔死狐悲的惋叹,但这种情绪稍瞬即逝,毕竟她从来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肖迪不明所以,只是暗自庆幸自己跟对了人,蔡舒萌手握这个把柄,如同掐住了唐懋的命门,今后在儒乐公司可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再进一步,扳倒唐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两人一时都沉浸在自己的算盘里,摩拳擦掌等待着好戏上演。

    耀世的小插曲过后,真正的硬盘仍然下落不明,又经历了赤语凭空消失的奇异场面,唐懋的脸色阴沉得要滴下水来,对无事献殷勤的蔡舒萌便也回复到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的务实态度。

    停车场里,蔡舒萌拦住唐懋的车,不请自来的在副驾落座,微笑道:“今天没开车,麻烦唐总稍我一截吧。”唐懋冷冷的回了一句“不顺路”。

    蔡舒萌像是习惯了唐懋一贯的冷淡态度,也不生气,依然笑着说:“那就麻烦唐总绕道送我一下吧,正好也聊聊文素汐的事,不知道昨天是不是一切都顺利。”

    唐懋避开她的眼神,“顺不顺利看他们怎么聊,我们就不操心了。”

    “原来你去金州不是为了这事儿啊?”蔡舒萌见唐懋不回应,继续道:“我只是好奇,这么巧,文素汐去,你也去,是为了办什么事见什么人?难道,是为了悠悠——或者赤语?”

    唐懋强压怒火,“蔡舒萌,你是聪明人,不该过问的事情就不要多问。”

    蔡舒萌依然不被唐懋的态度左右,像是披了金刚罩似的刀枪不入,甜笑道:“既然唐总也觉得我是聪明人,有什么事儿不妨跟我讲讲,说不定我能帮你呢?”

    唐懋冷笑一声,那意思再明显不过,蔡舒萌你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而他的奚落还未脱口,蔡舒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她举起手机让唐懋看清屏幕,来电显示:文素汐。她像是自然自语般道:“如果文素汐知道我是因为唐总的指示,故意引她去外地,而就在这个时间她跟赤语的家里被闯了空门,你说她会怎么想?”

    明明是甜笑软语,却力逾万金。“喂,素汐啊。” 蔡舒萌眉眼含笑地接起电话。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