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四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他跨过姚露近乎一丝不挂的身体,不屑的哼一声,“跟个荡妇一样,不晓得私下里学了什么淫术,本太子都要吐了!”

    说罢,他找来一条毯子,草草将姚露裹起来,然后一脸嫌弃的把她扔到床上。

    看着她香艳又凌乱的姿态和表情,李义咕哝道:“大骗子真是厉害,短短几个时辰就把好好一个女子教得跟勾栏院里的似的,这得多通晓帷帐之法?若真收到本太子麾下,那本太子岂不是羊入狼口了?”

    他啧啧两声,走到早便备好热水的浴房沐浴。

    褪下衣衫,坚实的肌理于缭绕雾气中蒙一层诱人的水珠。

    “哗啦!”

    李义入水,露出半个身子在水面上。

    悄然沉寂,烛影朦胧。

    不知是否熏衣的迷香用量过度的缘故,他有几分神思难安。

    突兀的,一双清冷的杏眸再次浮现脑海,淡漠的,干净的,令人想玷污的……

    他猛然一个激灵,忙护住自己的胸,“没想到逃得过徒弟,逃不过师父!”

    “不行不行,姚露都那么猛,更别说大骗子,受不住受不住!”

    ——————

    天高气爽,姚露醒来之时太阳已然东升。

    她软趴趴的趴在床上,寝殿里漆黑一片,早就空无一人。

    “殿下?”

    她轻轻唤一声,回答她的却是一个太监,“奉仪,殿下一早便去上朝了,让奴才在这里等您醒来。”

    “哦,如此……”

    姚露脑袋沉重,全身骨头发软,仔细回忆昨晚发生了什么。

    可她想了半天,只记得昨夜她坐在李义的腿上,然后……然后呢?

    难道是她熏衣的香用量过猛?

    怪不得昨夜她总觉得身子怪怪的,似被什么挠得痒痒,浑身瘫软无力,燥热难安。

    低头瞧见床上狼藉一片,姚露小脸上扬起羞涩又大胆的笑。

    她用手细细抚摸床上的每一寸,上面的温度似乎在证明昨日的温存。

    “我终于成功了,我终于是太子殿下的人了~”姚露低声呢喃,眸光异色闪动。

    一想到英俊不凡,高高在上的太子自此以后真真正正是自己的夫君了,她小脸不由微红,对外面的太监道:“衣裳可都准备好了?”

    “是的,奉仪可要起身了?奴才让人伺候您。”

    小太监的毕恭毕敬让姚露尝到了前所未有的待遇,她笑了,有一种自豪感,“恩,让她进来吧!”

    接下来一连七日,姚露夜夜侍寝,日日待到日出才离开太子寝殿。

    一时间姚奉仪收到专宠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皇宫,闹得沸沸扬扬。

    而水名灵的小偏院,也随着姚露的宠幸,渐渐落寞,几乎呈被遗忘状态。

    其实一开始姚露是常来找水名灵学习帷帐之法的,但学了两日,水名灵问及她李义近日的态度后,她便不常来了,到了最后,索性不再来。

    不过水名灵倒也理解。

    在别人眼中,李义恨她入骨,姚露正值蒸蒸日上的时候,哪里会突然在李义面前替她说情?没得惹怒李义,赔了夫人又折兵,吃力不讨好。

    所以她一开始就知道,这宫中谈利益比谈感情来的实在,姚露刚好又印证了这个道理,而且还是个极差的例子!

    这天,阳光大好,碧瓦生辉。

    水名灵坐在石阶上晒太阳,张东和张西坐在她右侧,单手托腮。

    “你说啊,殿下不会忘了我们吧?”张东看一眼身边的张西。

    经过好几日的相处,他们已经将水名灵当作透明人。

    因为她从来都安安静静,不爱说话,也不理会他们,不管他们说什么,她都没有反应。

    只是有一点,不能说她坏话!

    张西接过话头,“我们大概会在这里守她一辈子吧?”

    “啊?我还这么年轻……”张东委屈的砸吧嘴。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