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卷,莫思量 第四章 意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在这个世间,当一件事出现两个或以上的‘巧合’时,就有理由怀疑这不会是‘巧合’那么简单,多半会是出于某人的算计。

    比如,言信的父兄得知消息后会选择隐瞒拖延,约莫会拖延多久后又会暗中知会,这是都不出所料的。

    比如,监察司那名暗吏有些年轻气盛,对言信身世或者天赋有些许偏见,我只需使用语言挑拨种下暗示法,就会结出恶念的种子,顺利的借助言信的手除掉那名‘暗吏’。

    再比如,言信为了急着见我,一定会很冲动。

    一切,都符合我的推算。”

    写到这里,顾书冷停下笔,认真想了想,再接上一句:“我已经将真意强行提升到修行路上的第五境:知神境,但还是因“命格”所限,仍旧无法真正的修行。距离每十六年“回溯”一次就会越来越近,希望这次跟监察司的赌局会有所收获。否则再不找到‘那个人’,得到那个关建物,我这‘一世’大概也就到头了。”

    笔尖再次停顿,在砚台上蘸了蘸墨水,犹豫片刻,还是没有写上那句权衡了许久的“我的天赋‘直觉’告诉我,这场在上原城鲜少会有的大雨,多半是某位七境大修士在里面的手笔,甚至有可能是八境出手。也就是说这座城很可能会在‘不更改原著剧情’的情况下,出现七境或者八境大修士之间的交锋”。

    七境大修士能够做到‘山水坐堂’的超凡入圣,在他们‘坐堂’的地域内,不仅能够搅动一方天地气象行云布雨,还能轻易捕捉到涉及自身的天机以及命数,感应到他人的窥视以及算计。所以往往一位七境大修士,几乎很难在他们‘坐堂’的主场内与他们交锋,不论是在明里或者暗中。

    顾书冷不确定这位出手的大修士会不会精通‘天机术’,所以也没有信心写出来后,会不会被对方来自冥冥之‘天机’之中捕捉到他。

    他神色凝重的思量片刻后,最终在纸张的下角,只写上日期:大丰王朝元祥八年七月十五中元节。

    顾书冷深深叹息一口气,随手将写好的纸张放在一旁晾干,暗想:自己终归是太过弱小,就连自己想要做什么,都要深思熟虑细细思量,哪怕自己也有‘主场’的优势,还是得乖乖当孙子,想想都憋屈。

    正此时,少年苏宁端茶过来,瞥了一眼纸张上满满的‘符文’,很有规律的一排排。有些纳闷,问道:“公子,为何你每天都在写这种奇奇怪怪的‘符文’,你看得懂吗?”

    他很疑惑,自己与公子从小长大,都没发现他从哪学来的古怪符文。

    顾书冷微微笑了笑,他自然是看得懂,只是这个世界的人不会有人看得懂,唯一能看得懂的那位,就已经在几十年前死了。他更不会去说与第二个人听,不然他写的那么多日记,那么多秘密,岂不是曝光。

    他没有回答苏宁问题,只是对苏宁说道:“柳山山和平阳朝回来了没。”

    “柳山山派人送信回来说,要等雨彻底停了,才好把那批药材运回来,毕竟这场雨下的没有征兆,出门前都没有准备雨具。至于平阳朝...”

    苏宁弯弯的柳叶眉挑了挑,说着柳山山的时候有些无奈。

    然后,他蹙了蹙眉头,似乎有些厌恶‘平阳朝’这个名字,但还是如实说道:“他说,他可能最近都不会回来了,他还说,还说..”

    苏宁迟疑着不知该如何说,顾书冷伸了个懒腰,好看的眼线拉得极长,似乎猜出他所想,笑着接话道:“他是不是说,我要是真的加入了监察司,与朝廷黑狗为伍,他就会另寻出路,是这么说的吧。”

    苏宁哑口,愤愤道:“他实在是太无礼了,枉费公子的救命之恩和知遇之恩。”

    顾书冷扑哧一笑,也不太过在意这位从小就很较真,也很纯真的记账少年的抱怨,只是没好气道:“要记住,不要因为你救过别人,就可以理所当然的让别人必须为你效死。如果每个人都像那些家臣、死士的活法,那么这个世道,该多么无趣啊。”

    听得有些矛盾的少年有些语塞,在他认为,救人性命,不该就是以命相报的吗。想反驳却到了嘴边变成言不达意的“可是,可是....”

    顾书冷摇了摇头,轻声道:“你别忘了,他也是个苦命人,能够比他还要悲惨的身世,在这个世道或许有很多很多,多到数不过来,但却最令人敬佩的还是只有他们鲁国和曹家。”

    苏宁一愣,他才想起一些流传至今的传闻,心中不免变得有些复杂,一时间不知所措。

    传闻中,在当时还是以宗门为统治核心的‘天下宗门制’时代,远不如现今的安稳。世间人分两种人,一种是能够修行的,另一种是不能修行只能当一辈子的平凡人。

    修士之间的斗争,往往毫无顾忌的波及无辜普通人,而大多修士也从不以为然,视不能修炼的普通人为牛羊的现象习以为常。

    能够奋起反抗的也并非没有,但往往都是以更惨烈的屠杀而终结,在后来漫长岁月里大多数普通人都已经接受了命运。

    但在更后来,有个三代皆出儒家圣人的曹家,为了能够给普通人请命,立安生之地。在付出了很多牺牲后,甚至以消耗大量的儒家气数,馈赠天下大多数都不能修行的普通百姓,另辟蹊径以凡人‘养浩气’抵抗天下暴虐的修士。

    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