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靳月大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悬崖上。

    衣衫凌乱的女子瘫坐在地,身上斑驳难掩,“大人,没路了……我们逃不了了!”

    “哭什么?我还没死呢!”靳月冷喝,满是血污的脸上,亦难掩身上的肃杀之气。她幽幽的转身,冷眼望着着围拢上来的贼人。鲜血自袖管里涌出,沿着剑刃从剑尖滴落下来。

    “小娘子生得好生俊俏!”

    “旁边那女子也不错,这辣婆娘……啧啧啧,要是能亲上一口……简直是美死了!”

    靳月握着剑的手,止不住颤抖。

    蓦地,有快马疾驰而来,“二当家不好了,大批官军驰援矶城,矶城之围已解,大当家也被杀了!”

    靳月的唇角漾开一丝释然的轻笑,带着丝丝艰涩。

    矶城没事了!

    他和那个女子,也安全了。

    脑子里是他带着十分嫌恶,又带着命令式的话语:你去引开他们,我去救她!

    十年,十年的朝夕相伴,不如那女子的一颦一笑。

    望着矶城方向,靳月微微挺直了腰杆。风吹过凌乱的衣衫,即便满面血污,也挡不住她眸中的冷戾之气,“若有来生,便当个寻常女子罢!”

    “他妈的……抓住她们!”

    冷剑“咣当”坠地,靳月纵身一跃,跳下万丈悬崖。

    耳边,是玉和绝望的呼喊,“大人……”

    呵,就这样罢!

    “靳月?听得到我说话吗?不许睡!靳月!靳月!”

    …………

    两年后。

    衡州城,傅家。

    靳月坐在梳妆镜前,瞧着镜子里浓妆艳抹的容脸,眉心皱得紧紧的。

    四周皆是红彤彤的颜色,红色的床单褥子,红色的帐子,红色的绸子,桌案上摆着一盘盘的坚果,大红喜字贴满门窗。

    但一个月前,爹的药庐出了事,说是药有问题,被府衙的人抓进了大牢,幸得傅家施以援手。

    傅家在衡州城,财力通天。

    傅家老太爷在世的时候,父亲靳丰年对其有过数次的救命之恩,老太爷临死之前还特别叮嘱,一定要善待靳家的人。

    可她没想到,傅家竟然还有交换条件,让她为傅家的五公子——傅九卿冲喜。

    父亲年迈,不能在大牢待太久,靳月只能硬着头皮答应。

    昨儿大婚,傅家来人,说是傅九卿病重不能起身,于是从下轿到拜堂,乃至于入洞房,都是靳月一个人完成,直到现在,靳月也没见着傅九卿。

    外头忽然响起了尖锐的骂声,“狗眼都不瞧着,这都什么时辰了,还不伺候新夫人出门,打量着是要老爷和夫人都等到日上三竿不成?”

    还不等靳月反应过来,哒哒的脚步声已经进了房门。

    满脸冷色的妇人,进门便横了屋子里的众人一眼,径直走到了梳妆镜前,,眼神就跟刀子似的,在靳月身上剜着。

    靳月皱眉,这眼神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徐嬷嬷!”霜枝瑟瑟发抖,满面惊慌,“少夫人……”

    妇人抬手便是一巴掌,直打得霜枝扑倒在地,“废什么话,还不快点!”

    靳月正欲起身,却被快速爬起的霜枝一把摁住,“是是是,奴婢这就扶着少夫人去敬茶。”

    正厅内。

    傅家的老爷子——傅正柏,与大房夫人孙氏,脸色黑沉的坐着。

    “太不像话了!”孙氏将杯盏重重搁在桌案上,“都什么时候了,竟还睡着。新媳妇刚入门就这般无法无天,以为咱们傅家没半点规矩了?”

    靳月正好走到门口,听得这话,掉头就走。里面的人说话这般刻薄,她现在进去,不得被扒一层皮?谁爱去谁去!姑奶奶不伺候。

    “少夫人?”霜枝满面惊恐。

    腕上颓然一凉,靳月猛地僵在当场,快速抬头。

    俊美无双的男人,如同画中走出的一般。

    他穿着一袭月白色的长袍,衬得那张脸,透着病态的苍白,难见丝毫血色,尤其是他的眼神,淬着瘆人的寒,神情淡漠得像是个局外人。

    靳月挣扎了一下,想抽回手。

    他却紧握着她的手腕不放,力道有些生重,“去哪?”

    外人听着,只觉得五公子声音温柔低缓。唯有靳月靠得近,能清晰的听到他声音里,裹挟的幽冷,“想让你爹再进去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