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七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朱漆长廊,二人合抱粗的廊柱下,身着千牛备身衣甲的李敬业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喉咙里的唾沫。

    那喉咙里早已干涸得没有一丝水份,好像要冒烟一样。

    但他仍忍不住做出吞咽动作。

    头顶上方,挂在廊檐上的四角八宫灯笼,还有串串朱红色风铃,随着微风轻轻摇曳,发出悦耳的轻响。

    据说这风铃是太史局里的异人亲手所制,可驱邪祟。

    但它为何就没驱散殿中那个怪物呢?

    李敬业手握住腰间仪刀刀柄。

    手心汗津津的。

    双眼死死盯在殿中,那个既陌生,又熟悉的人身上。

    苏大为。

    这家伙,还以为他死在外面了。

    没想到居然又回到洛阳了。

    当年之事,宫中语焉不详,也不知苏大为究竟是为何叛出大唐。

    但他肯定是违背了圣人的旨意。

    李敬业不喜欢苏大为。

    哪怕阿翁李勣曾几次三番要他与苏大为结交。

    但李敬业始终不肯低头。

    一个不良人出身的家伙,家里连寒门都算不上。

    也未经过科举,这种人,凭何能让我这个贵族去主动巴结?

    凭他也配吗?

    去岁李勣终于没熬过去,病逝于长安。

    这之后,就更没人能管得住李敬业了。

    他有自己的是非判断。

    对从小锦衣玉食长大的李敬业来说,他是天生的贵族。

    自矜身份,重视门弟。

    最讨厌的就是不确定的东西。

    还有低贱的出身。

    在他看来,苏大为这两样都占全了。

    “一会若武后有令,大家就随我冲进去拿人。”

    李敬业回头,向身边一众千牛卫低声道。

    “头儿,进去抓哪个?”

    “什么抓哪个?”

    李敬业刚想骂,话到嘴边,一转念:“上面让抓哪个,就抓哪个。”

    虽说苏大为违了圣意,但听说他与武后关系匪浅。

    这事可不能冲动。

    若站错了队,只怕要掉脑袋!

    既是贵族,对政治要保持敏锐嗅觉,顺势而为。

    切不可盲目。

    李敬业暗自在心中警告自己。

    ……

    大殿中,空气沉凝得像是要滴出水来。

    现在的局面,是麻杆打狼两头怕。

    苏大为没有一击将萧礼拿下,同时将那些盯在苏庆节、程家和尉迟等兄弟身边的刺客清除的把握。

    而萧礼顾忌着苏大为的威势,也不敢轻动。

    人的影,树的名。

    何况当年,萧礼曾在远处见苏大为与诸多沙门和大能斗法。

    那种毁灭性的力量,深深铬印在萧礼心中。

    可以说,萧礼是世上最了解苏大为之人。

    对苏大为的行事风格,智计、手段、异人之能,理解程度,大唐无出其右。

    越了解得深,便越是畏惧。

    天知道,当年他为了将苏大为调离大唐,用了多少算计,多少心力。

    付出多大的代价。

    甚至不惜与那些密宗和尚结交。

    好不容易才达成。

    但是这一切,在面对苏大为时,全都荡然无存。

    萧礼不得不承认。

    自己在心底,仍对苏大为怀着恐惧。

    苏大为的形像,就如一座巨山一样,压在他的心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无数次午夜梦回,从梦魇中惊醒时,回想起来,都是被梦中的苏大为吓醒。

    都是梦到苏大为回来了。

    现在,梦境照进现实。

    若问萧礼感动吗,他肯定是不敢动。

    拚实力,完全没胜算。

    哪怕将宫中的人物全数牺牲掉,也没有挡住苏大为的信心。

    能赌的,就是苏大为对兄弟亲人的情份。

    有情,便会投鼠忌器。

    这也是萧礼唯一的依仗。

    空气里,充满着剑拔弩张的气机。

    双方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寸步不让,有看不见的火花在激溅。

    这是意志的比拚。

    拚的是谁先坚持不住,先露出心灵破绽。

    谁心怂,便是在这场心理比拚上,先输一招。

    一子错,满盘输。

    将导致极为被动的局面。

    苏大为,自然是不想输。

    欲将这躲在背后算计自己的萧礼,一掌拍死。

    而萧礼若输,失去的将是自己的命。

    谁都输不起。

    “大胆萧礼!”

    就在双方对峙,谁也没开口的当口,武媚娘突然双眉倒竖,向萧礼投去怒极的目光。

    身为大唐皇后,母仪天下二十载。

    武后的目光何等凌厉。

    特别是近几年李治无心理政。

    朝政几乎全由武媚娘掌控。

    她的双眼看向萧礼时,那眼里透出的光,比陌刀更厉害。

    像是要将萧礼一刀斩断。

    劈出他的心脏脾肺肾来。

    这个变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殿中上官婉儿、太子李弘,苏大为,甚至萧礼,还有殿旁的内侍、宫女们,下意识便将视线集中在武后身上。

    “亏本宫对你如此信任,这些年破格任用你,没想你居然狼子野心,算计我大唐将士,如此狼心狗肺之人,与那禽兽何异。”

    武媚娘狠狠一甩大袖,双眸透出凛然之光:“若非苏大为,本宫险些被你瞒过,来人,给我把萧礼拿下。”

    上官婉儿:“???”

    太子李弘:“???”

    满殿的宫女太监:“???”

    最尴尬的要数藏在殿外等着武后召唤的李敬业,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将头上一排问号顺势抹掉。

    这特么的,武后果然反水了。

    “头儿,咱们是拿萧礼吗?那可是兵部尚书。”

    “武后发话了,天王老子也得拿下。”

    李敬业咳嗽一声,举起仪刀,回身将向后的千牛卫道:“随我上殿,奉武后令,捉拿萧礼!”

    “喏!”

    数十千牛卫,齐声应喏。

    一时步甲齐动,金属甲叶撞击着锵铿作响。

    大殿中,萧礼的神色冷静异常。

    他看向武媚娘的目光,没有愤怒,没有震惊,甚至也没任何意外表情。

    只是平静。

    稳如老狗。

    那神色像是在说:早知道你会弃车保帅。

    苏大为目光在众人面上一扫。

    将所有人的反应都看在眼里。

    太子震惊,很正常,太子并不知道武后与萧礼的密议与合作。

    上官婉儿眼里的担心,显然她是萧礼那边的人。

    至于武媚娘。

    她有些心急了。

    不得不用这种方式,来与萧礼撇清关系。

    媚娘阿姊,她也怕我吗?

    原来,我现在这么重要。

    苏大为心里微微一笑,当真是说不出的荒谬。

    当年自己穿越至大唐,费尽心机想要抱上的粗大腿,如今因为自己的缘故,要与萧礼撇开关系。

    什么时候,自己的影响力变得这么大了。

    只是不知,武媚娘与萧礼纠缠有多深。

    也罢,先解决萧礼,别的事容后再议。

    大殿门前,一身金甲,武威不凡的李敬业手捧仪刀入殿。

    “天后,请恕末将无礼,奉令上殿拿人。”

    “赦你无罪。”

    “喏。”

    得武媚娘许可,李敬业浑身一松,接着胸膛挺得更高。

    两肩的兽吞在阳光照耀下,凛凛生光。

    他昂首阔步,头盔的兽盔金光闪闪。

    手中的仪刀华丽而威严。

    带着一队千牛卫向萧礼大步围上去。

    “萧礼,武后有令,还不束手就擒。”

    千牛卫都是公卿贵胄家的子弟,自小勤练武艺,入宫宿卫。

    虽说有些华而不实,比不得真正战场上的府兵精锐。

    但个个膀大腰圆,卖相极佳。

    这么一围上来,气势当真不凡。

    但是不等李敬业出手拿人,就听萧礼一声断喝:“滚开!”

    若苏大为向我动手,我自然无话可说。

    只有乖乖束手就缚。

    你李敬业算个什么东西?

    凭你也配拿我?

    噔噔噔!

    李敬业瞬间连退几步。

    竟是被萧礼一声喝给吓退了。

    刚才那一瞬,这萧礼身上杀意勃发,两眼隐隐透出血芒。

    简直如厉鬼一样可怕。

    李敬业从未亲自上过战场,更没亲手杀过人。

    被萧礼一喝,心里先怯了数分。

    苏大为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切,心里猜测,这位李勣家的孙儿,日后鼎鼎大名的“徐敬业”究竟是有胆量向萧礼出手,还是被吓得不敢动手?

    武媚娘这次是真要抓萧礼,还是想要借机放了萧礼?

    以自己对武后的了解。

    她应该是个理性的女人。

    尽管,媚娘阿姊一直用温柔来包裹自己,用柔情来掩藏自己。

    可狮子就是狮子。

    那个敢于在太宗皇帝面前,说要捶死照夜狮子马的女人,可从来不是什么弱女子啊。

    她只不过,便得更隐忍了,也变得更狡诈了。

    认定目标,便会坚定不疑的去做。

    至于手段不重要。

    目地才最重要。

    她越来越像,那位则天女皇了。

    就在殿中场面略显混乱时。

    “母后!母后!!”

    一声凄厉的喊叫,从殿外长廊传出。

    伴随少女喊声的,是急促的脚步声,还有沉重的摔倒声。

    可以脑补到,外面有一位公主正在拚命奔跑。

    摔倒了也顾不上喊疼,而是迅速爬起来,继续风一样的狂奔进来,一直冲向殿中的武媚娘。

    那少女发髻散乱,玉簪和金钗步摇几欲甩飞。

    眉心一点朱红。

    凤眸泪水滑落,在白皙的脸上冲出两道痕迹。

    她提着裙裾飞奔向武媚娘,口里发出凄凉叫声:“母后,父皇……父皇他……”

    早有老太监王承恩跟在后面,跌跌撞撞的仆倒在大殿门槛上。

    还顾不上挣扎爬起来,便发出哭天抢地的喊声:“天后!天后……圣人他……归天了!”

    嗡~~

    武媚娘脑子里仿佛断片般的一黑。

    险些跌倒在地。

    幸亏一只大手从旁伸过来,将她扶住。

    整个思政殿静默瞬间。

    接着,是如山崩海啸般的哭喊声。

    “陛下~~~~”

    “圣人啊~~~~”

    “圣人,驾崩了!!”

    手提仪刀的李敬业整个人都懵逼了。

    看着摇摇欲坠的武后。

    看到脸色煞白剧烈咳嗽的太子李弘。

    还有刚冲入殿,抱着天后哇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