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14章:他不是冷血无情的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厉司夜那冰冷至极的话语,让白羽菲彻底愣住,难怪自己一直没有办法联系上苏沫沫原来厉司夜把他困住了。

    秦子漾之前也给自己打了无数个电话。

    他说这个手术的风险很大,所以他约了不少专家来面诊。

    现在他们都已经出现在了宁海城,下一次什么时候才能够聚拢就不一定了。

    而且为了配型成功,他们前期工作都已经做好了。

    如果再继续这样拖延下去,一切就将前功尽弃。

    一想到这一点,白羽菲再也无法隐忍。

    她拼命地拍打着座位靠椅:

    “司夜,你停车,你停车,你立刻给我停车!我要下车,我不回西班牙!”

    见厉司夜没有任何反应,她转身就要去拽车门。

    可这一拉才发现车门早就已经被反锁了。

    “司夜,你停车好不好?我要下去!我是你的亲生母亲,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白羽菲的抗议被厉司夜彻底无视。

    他目不斜视,一路往前声音冰冷:

    “不必在这里白费心机,我说过,你今天必须离开!”

    “司夜,我求求你要下车!我不能回西班牙,我必须要待在这里!”

    白羽菲见厉司夜根本也没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她心里一急,按下车窗玻璃作势就要往外面跳。

    “你疯了!?”

    从后视镜里面看到这一幕的厉司夜,连忙一脚将车踩了到底。

    但是车子还没来得及停稳,白羽菲就已经毫不犹豫地跳了出去。

    “啊!”

    听到一阵凄厉的惨叫之后,白羽菲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她重重地栽在地上,几个翻滚之后才停了下来。

    厉司夜将刹车踩到了底,车轮和地面摩擦发出尖锐无比的声音。

    他飞快地从劳斯莱斯幻影上面跑了下来,只见白羽菲整个人趴在地上痛苦地捂着腿,一张脸惨白如子,痛得话都说不出来。

    她全身上下有不少的擦伤,但是腿上的伤应该是最严重的!

    不过好在似乎没有伤到脑袋,现在身上都只是一些皮外伤。

    “你!”

    厉司夜连忙走了过去看了一下白羽菲的腿,发现上面破了一大块皮,不停的流着血,而且还红肿了起来。

    “我送你去医院!”

    厉司夜阴沉着一张脸,焦灼地想把白羽菲搀扶起来。

    可白羽菲才刚刚起身,整个人突然又跌倒在地,疼得脸色惨白:

    “我的腿好疼,好像断了!”

    她的声音很微弱,有气无力的!

    “该死的!”

    厉司夜恼火地低咒了一声,二话不说,一把打横将白羽菲抱了起来,飞快的朝着车子那边走了过去。

    这还是白羽菲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看厉司夜。

    他那张侧脸十分完美,就和当年他父亲一模一样。

    这是他和他最心爱的男人生下的孩子呀!

    一想到这里,白羽菲似乎已经忘却了腿上传来的剧痛,她忍不住抬起手来,想要去触碰一下那张几近完美的俊脸。

    可是手还没有碰到,却看到厉司夜阴沉着开口了:

    “你是故意的?”

    白羽菲听到这句话之后突然回过神来。

    此刻的她就好像是做贼的时候被人抓到了,慌张无比的将手收了回来: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听不懂?如果你以为用这种手段留在宁海城,我就会接受你的血液捐赠,那你太天真了。”

    白羽菲听了这话就好像是被戳中了心事,她强忍着身上的剧痛,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低垂着看着自己的脚尖。

    厉司夜说话的时候没有任何语气的保留:

    “别白费心思了,不管怎么样我都不可能接受。”

    说完这话,他拉开车门直接将白羽菲横放在了汽车后座。

    然后自己上了驾驶座,方向盘一转,直接掉头朝着市中心开了过去。

    整个过程,车子一路狂飙。

    厉司夜身上的气压也很低,他时不时透过后视镜看向躺在后座的白羽菲。

    她脸色惨白,疼的几乎快要晕过去。

    可是在开车的这段时间里面,她紧咬牙关哼都没有哼一声。

    眼看着车子,马上就要到达中心医院,白羽菲觉得整个身体都快要被冷汗给打湿了。

    她虚弱无比的瘫倒在车子的后座,只觉得全身越来越冷。

    仿佛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前面隐隐约约传来了厉司夜焦灼的声音: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