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五十五章 悠闲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回到家的陈丹朱一下子悠闲了。

    每日无所事事,不是睡觉就是带着陈小元跟村子里的孩童一起玩打仗。

    一开始孩童们对陈丹朱这个女孩子很不信任。

    “我可是陈猎虎的女儿。”陈丹朱握着树枝教训他们,几分倨傲,“实不相瞒,我曾经杀过人。”

    杀过人啊,这对孩童们来说就很厉害了,于是同意和她一起玩,还将主帅的位置让给她。

    陈丹朱不会当主帅,为了不丢面子,让竹林来当副将。

    竹林差点气疯——将军都回来了,他竟然还能沦落到跟孩子们玩的地步?

    “丹朱小姐,你别忘了你来这里的任务。”他提醒。

    陈丹朱靠着一棵大树懒洋洋说:“我的任务就是把兵马带过来,已经完成了。”

    也是,竹林便道:“既然如此,就早点回京城吧。”

    陈丹朱看他一眼,笑道:“我不回京城啊,这里才是我的家啊,我干吗离开家去京城?”

    她在去京城中的去字上加重语气。

    竹林愣住了,是啊,陈丹朱说的没错啊,那,他来这里干什么?陈丹朱都回家了,也不需要护卫了——竹林想到一个可能,宛如晴天霹雳。

    将军是不要他了吧!

    竹林一刻也等不及了,要立刻写信问问将军。

    陈丹朱话还没说完呢,就看到竹林白着脸跑了,一旁充当执旗手的阿甜不解的问:“竹林怎么了?吓成这样?”

    “让他当个副将就吓成这样了?”陈丹朱说,懒得想——自从她回家后,连脑子都懒得转了,“没他我们也能打赢这群小孩子们!”

    说着仰头看树上。

    “小元,那些家伙们的动向看清了吗?”

    陈小元坐在树上,小小的脸沉静,对她做出一个没问题的手势。

    .....

    .....

    但陈丹朱没能取得胜利,打仗游戏被打断了。

    “大小姐让你们快回来。”小蝶站在地头大声喊,又叮嘱,“不要从那边跑,刚种下的菜要发芽了。”

    陈丹朱无奈的摇头:“小蝶,你把我们的位置都暴露了。”

    算了,她只能认输,让孩子们散了,拉着陈小元走回来。

    “姐姐还是跟以前一样唠叨。”她抱怨。

    陈小元跟着点头。

    小蝶又好气又好笑:“二小姐,你才是跟以前一样,把小元也带坏了。”

    陈丹朱回到家,才知道陈丹妍为什么不到天黑就把她叫回来,刚进门就看到葡萄架下坐着的人——他背对着院门,正要从陈丹妍手里接茶。

    “张遥!”陈丹朱喊道,又惊又喜的冲过去。

    张遥顾不得接茶忙站起来,转过身对陈丹朱一笑:“丹朱小姐好久不见了。”

    是好久不见了啊,陈丹朱打量他,见他又黑又瘦——“怎么变得这么瘦,我不是让刘薇告诉你要注意身体,唉,你的咳嗽呢?有没有犯?我干脆再做点药给你,以防万一,唉,还有,你这次伤的那么重,我听金瑶说,你是跟着她一起逃出来的,真是太危险了,唉——”

    她一进院子就说个不停,张遥含笑看着她,要说什么也插不上话,直到有人重重的咳嗽一声。

    “陈丹朱!你可真重色轻友,只看到张遥,没有看到我吗?”

    陈丹朱一怔,这才看到金瑶公主坐在对面,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都怪姐姐挡住了我。”

    陈丹妍笑而不语。

    金瑶公主呸了声,伸手将她从张遥身边扯过来:“什么叫他跟着我一起逃出来,他就很危险?我不危险吗?”

    陈丹朱忙道:“危险啊,我那天见到你不就拉着你哭了嘛。”说着又笑,“公主你怎么回事啊?怎么有点无理取闹?”

    她没说错什么吧?

    金瑶公主轻咳一声:“谁让你把张遥危险怪罪我了。”

    陈丹朱忙摆手:“没有没有,我没有这个意思,你们都那么危险,我怎么可能怪罪你?”

    金瑶公主将她按坐下来:“张公子伤好了就又到处去看山水,我特意把他叫回来,见你。”

    陈丹朱对张遥一笑招手:“快坐下啊。”

    张遥笑着点头,又给陈丹朱介绍:“我先前就住在二叔家,我在这里养伤。”

    陈丹朱笑眯眯的点头:“那就是到自己家了。”想到他当时伤的不轻,又在水里泡了那么久,还是伸手要诊脉,“我看看有没有留下隐疾。”

    金瑶公主在一旁又咳嗽一声。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陈丹朱转头看她:“公主你怎么了?”然后想起来,公主和张遥一起跳河逃生的,“那天只顾着和你说别的了,忘记给你诊脉,我给张遥看完也给你看啊。”

    金瑶公主有些哭笑不得:“都过去多久了,要是有隐疾,我们现在哪里能坐在这里跟你说话,你可别乱紧张了。”

    张遥也认真的说:“多谢,丹朱小姐,我真的好了,我时刻牢记着你的话,绝不让咳疾再犯。”

    陈丹朱松口气,欣慰点头:“那就好,张遥,你要记着,不能掉以轻心,养好身体,才能做你喜欢做的事。”

    张遥郑重的点头:“小生谨记。”

    金瑶公主再次咳了一声:“还听不听我说京城的消息啊?你就不想知道京城现在怎么样了?我六哥怎么样了?你怎么一点也不担心啊。”

    因为没必要担心啊,楚鱼容那么厉害,肯定什么也难不住他,陈丹朱哦了声,正襟危坐:“快告诉我,怎么样了?”

    一直在一旁看着陈丹妍微微一笑,从小蝶手里接过茶壶放下来,让年轻人在一起说话,自己带着小蝶走开了。

    小蝶回头看了眼,忍不住跟陈丹妍低声说:“二小姐这么傻呆呆的,都看不出金瑶公主和张遥之间——”

    这么傻呆呆的,怎么在京城做出那么多吓人的事?

    陈丹妍温柔一笑:“因为她在家里啊。”

    在京城丹朱小姐一个人迎战,还要护着他们这一大家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浑身长满倒刺,披荆斩棘,哪里容得半点疏忽,连睡着的时候脑子都是转着的吧。

    现在那些艰难的时刻都过去了,她的丹朱回到家里,就像沐浴在阳光里的猫,懒懒洋洋舒展。

    不过,有件事,总不想也不行吧?看,那位就让金瑶公主来提醒了。

    金瑶公主带来的消息很多,或者说,自从陈丹朱离开京城后,京城的各种事进展的非常快。

    首先是诸臣进了皇宫,楚鱼容也没有藏着掖着,让他们见皇帝,纵然皇帝在昏迷中,也被楚鱼容用药叫醒,让他把事情交代清楚。

    皇帝没有办法只能打起精神交代,太子和五皇子联手逼宫,这一下废太子罪名再无遮掩。

    皇后虽然死了,还是被废了封号,连皇陵也没能进,被另找了地方安置,五皇子跟着她一起入葬,废太子留了一条命,被罚去给废后守墓了。

    皇帝没有追究楚修容陷害自己的罪,但因为他的举止造成了这么大的危急,所以被罚的也不轻,剥夺了封号,徐妃也被赶出了宫廷。

    处置了有罪的人,余下的就是奖赏了——也只有一个皇子可以被奖赏。

    楚鱼容被封为太子,皇帝的意思是立刻就退位,但被朝臣们哭着挽留了——一般都是要挽留三次的。

    “父皇退位是肯定的。”金瑶公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