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书院指棋局,月夜破剑招(二合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瀑布若银练,垂落于寒潭。

    水沫激散,珠耀光灼。

    在这十里秋日桃林往后、却又未到书院的幽深僻静之处,一老一少垂袖而面。

    老者裹着一身洗的发白的袍子,额有树皮般的皱纹,眉角亦显几分皱,只不过那一双眸子却很明亮,

    这种明亮带着几分“超脱于世俗,不在乎世俗”的棱角,以让那些习惯了圆润的人感受到一股心里藏了刺般的惊慌,只因他们所熟知的一切世俗圆融之法注定对这老者无用。

    不可亲近,不可讨好,不可谄媚,而心中自有一分天地。

    少年则是温和。

    既不圆润老道于世俗,亦不超脱,而是包罗万象。

    便是不用只言片语,这老者亦已开始明白这少年极为不凡。

    但虽然是不凡,终究是后起之秀罢了,何以胆敢信口雌黄,道一声“教他”?

    初生牛犊不怕虎虽是好事,但不知天高地厚却又另说了。

    教他?

    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么?

    老者准备给这少年一些教训,以免他误入歧途,浪费了这璞玉之姿。

    所以,他又反问了一句:“可知长幼、尊卑、贵贱?”

    夏极温和道:“道可看长幼、尊卑、贵贱?”

    老者愣了下。

    夏极继续道:“道之所存,师之所存,夫庸知其年之先后乎?”

    老者又愣了下,然后缓缓道出三个字:“何以教?”

    这话没头没尾。

    但夏极却直接道:“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

    一言落下,老者顿时如雕像般凝固住了,静静站在这枯草丛上,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句话,只觉自己原本藏着的一肚子理论,比起这句话竟是落了下乘。

    他又问:“何以学?”

    夏极道:“学思相佐,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老者呼吸快了起来,急忙问:“何为师?”

    夏极道:“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三人行,亦有我师。”

    老者笑着摇摇头道:“若这三人之中有不学无术之徒,有蝇营狗苟之辈,难道亦能为师?一概而论,可否?”

    夏极淡淡道:“择其善者而从之,择其不善者而改之,见贤思齐,见不贤则自省。如何不能为师?”

    一句话说完,老者只觉脑中嗡嗡耳鸣,面前少年的声音,仿佛从九天云霄垂流而落的圣人之音,在他脑海之中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让他只觉自己虚活如此之久,

    原以为已是心中藏乾坤,却不想依然差了许多。

    “择其不善者而改之,见不贤而自省...”

    老者忍不住喃喃着。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般的观念冲击,也是第一次遇到这般的人物,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了。

    但旋即,他心底又涌上了一股喜悦之情,

    因为他开始觉得心底的某些偏见、桎梏、枷锁竟是被这少年的只言片语轰地颤摇起来,距离彻底粉碎也不远了。

    而心思的通达,则意味着实力亦可水涨船高。

    老者从思索里挣脱而出,猛然抬头,看向面前地少年。

    只见少年神色平静,眸子里如藏着山川大河、日月星辰。

    若不是这模样年轻了,老者只觉得在此人面前自己才是个孩子。

    想到此处,老者便也是爽快,往后稍稍退了三步,双手作揖,长拜于夏极面前,诚恳道了声:“老夫欧阳穆,多谢小先生教我。”

    知行合一...

    说完这句话,他心底原本那些“尊卑长幼”的枷锁竟然是瞬间轰碎,不少新的念头从他脑海里滋生出来。

    老者心底大喜。

    没想到今日外出垂钓,竟有如此机缘。

    夏极微笑着点点头。

    老者见他如此模样,只觉这少年周身越发的笼罩了一层飘飘渺渺的神秘光环。

    这世上绝大多数年轻人见到自己,怕是连话都说不出来。

    而一些则是勉强自己,进行着一些哗众取宠的浮夸表现,以期给自己留下些印象。

    而唯有极少数学子能勉强做到不卑不亢。

    但这少年,却不是他所见过的任何人。

    夏极知道只是简单的只言片语虽能让着老者信服,但却还缺乏了一些说服力,于是便道:“穆院长,可会手谈?”

    欧阳穆眼睛一亮,便是笑笑道:“略知一二。”

    夏极点点头道:“我也是。”

    于是两人默契地走到了不远处的四角亭子里。

    亭子中央是一个石头方桌,其上纵横十九道。

    两人便是坐下,猜先然后开始了落子。

    老者执黑,夏极执白。

    白子后行,黑子先行。

    若是平时,这欧阳穆与小辈下棋,别说先行了,还要先让几子才开始落子,此时与这少年下,他不仅没让竟还是先手...

    这又让这位听雪书院的老者心底生出了一股古怪之感。

    两人下的很快...

    而夏极根本不会犯错。

    不说最初他降临大商时,便已是手谈高手,战胜了儒门八奇的老师颜愠;

    便是在后来大商的九千年里,他亦是曾有过许多化名、化身,于人间留下了许多近乎于神话的棋局、棋谱、残局。

    这老者怎么可能下的过他?

    这完全都不是一个段位水平的。

    一盘下来,这位听雪学院的院长已是大汗淋漓...

    这老者竟然心底生出一种“初下围棋”的感觉。

    他引以为豪的手段,在这少年面前竟是笨拙无比,

    曾经让他暗暗得意的巧妙之手就如自以为是的鲁莽野兽,在少年那纯白棋子构织的天罗地网之间左冲右突,却不得出。

    更荒谬的是,老者竟然生出一种眼前少年在下“指导棋”的感觉。

    他偶然发现的破绽,不过是少年故意露出的破绽,旨在让他思考并提高,或是在考校他的水平、棋路、人品。

    老者抓了两颗黑子,放在棋盘上,示意认输,然后苦笑道:“小先生来我听雪书院究竟为了什么?”

    夏极道:“学习。”

    老者真诚道:“小先生想问什么,但说无妨。先生若有什么要求,也但说无妨...

    今日只是这指点之恩,便是令老夫真正的受益无穷了。

    若是先生愿意,老夫并不介意世人目光,可拜您为师。”

    夏极摇摇头,道了声“不必”,然后问:“这天下可有灌顶之处?”

    老者道:“灌顶乃一蹴而就之行,若是修炼、心境未曾跟上,后续会出现诸多问题。”

    他说完这句话,却又猛然自嘲地笑了笑,似乎是嘲笑自己又用寻常的目光看这少年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