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姞婉摸了摸藏于腰间的玉璧。此时,敌军士兵点燃草芥,大火蔓延开来。众多士兵被飞来的箭矢刺中,浑身燃烧的士兵慌乱逃窜。战马受惊嘶鸣、前蹄高抬,姞婉飞身下马,望着被困在火中身死的士兵,悲愤不已。

    “我知道你在这。”赤语的声音响起。文素汐环顾四周,整个电影院空无一人,一抬头,大屏上的白衣赤语正透过镜头定神看向自己。文素汐恍然有种错觉,仿佛与赤语对话的便是自己。

    “听说你要离开了?还会回来吗?”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一个身影从灌木中走出,正是上一幕中的西周女将军。

    赤语:“昭王伐楚涉汉,你要去吗?”

    姞婉:“若是王令,不可不为。”

    赤语一脸担忧。姞婉笑着伸出手,手掌中放着一小捆蒲公英和一粒烤银杏,温言安慰道:“此战必胜。”

    一阵微风袭来姞婉手中的蒲公英随风飘散,一朵小小的蒲绒飘到文素汐眼前,她下意识的伸手,那小小的绒伞竟停落在她手中。她再一抬头,却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蒲公英花田,时至傍晚,夕阳的余晖还未散尽,天边晚霞磅礴,映得整片花田柔情似蜜。“蒲绒随风,本应天涯——等我归来,必随你离去。”姞婉将手中的烤银杏放于赤语手中,决然离去。赤语站在原地,看着渐渐走远的姞婉挪了一小步,却没有继续追,他拿起手中的银杏,闭上眼睛默默品嗅,再次睁眼却是看着文素汐:“只怕,春来又黄花……”

    文素汐“欸”了一声,只见赤语发丝飘扬,似乎一阵气流从他眉间溢出,向四周发散,便有了风,那风温柔却让人觉得伤感。那一片蒲公英花田也像是被这感伤触动,纷纷离枝,一瞬间天空像是下起了花雨。远处姞婉被这漫天蒲绒惊扰,离去的步伐放缓,继而回头张望,那眼神像是在看赤语,又莫名觉得是在看自己。

    一回神,赤语已换了一身真丝睡衣在客厅与文素汐四目相对。文素汐扶额,这场景转变得也太快了吧!果然又是在做梦。文素汐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赤语,睡衣包裹下的胸肌若隐若现,肩线平阔而不单薄,一张轮廓分明的脸,三庭饱满,五眼流畅,是一张非常适合上镜的脸。可是好好的一张脸不去演戏,老是跑到自己梦里来当什么龙套?既然是在梦里……又何须顾忌!文素汐带着暧昧不明的笑意朝赤语走得近了些,一步步将他逼入墙角。文素汐一掌扶墙,把赤语困在自己和墙之间,挑衅的问:“怎么样?要不要继续?”

    随着文素汐与赤语越贴越近,额头即将相触时,赤语眉头微蹙,看到一些似是而非的画面:一辆闪着大灯的汽车正缓缓下沉,湍急的水流之中,一个挂着毛绒吊坠的背包不断被水流撞击翻滚着越冲越远,漩涡的中心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女孩在水中奋力挣扎。

    “汐姐……你们干嘛呢?”悠悠和林浩树目瞪口呆的盯着俩人。

    “做梦呢!”

    “啊!?”

    赤语以一个尴尬的姿势蜷缩在文素汐的包围圈里,好不容易伸出一只手捏了捏文素汐的脸。文素汐吃痛大叫一声。赤语颇有些乖巧的提醒她,“梦醒了。”文素汐视线在赤语和悠悠以及林浩树之间梭巡,终于意识到此刻并非梦境,再低头一看自己有些邋遢的睡衣,扣错一个扣子,游走在走光的边缘。要死!又开始神游了!她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回卧房,迁怒的吼:“你们怎么进来的!”

    悠悠晃晃手里的钥匙看了一眼林浩树,怯怯的说:“你给我配了备用钥匙啊。”

    餐桌上菜肴丰盛,除了悠悠吃货人设不倒,其余三人都各怀心事的扮演起小鸟胃。林浩树愤恨的盯着赤语。赤语还在揣度刚才靠近文素汐时脑中闪现的画面,文素汐跟盘子里的牛排较了半天劲儿,还是搞不清楚今天发生的一切,哪些是现实,而哪些又是梦境。

    文素汐:“这都谁做的?”

    林浩树看文素汐眉头紧锁,赶紧指着赤语说他做的。文素汐扫了赤语一眼,赤语点点头。文素汐勉强挤出一句手艺还不错。林浩树闻言赶紧邀功,“他主要负责动手,我主要负责告诉他你喜欢你吃什么。”

    四人相对无言地吃着饭,席间悠悠接了一个电话,回来兴奋的宣布有平台愿意接洽大树漫画改编的项目,只需要准备一个三到五分钟的样片。接着悠悠有些支吾,直到文素汐瞪她一眼,她才怯懦的说,“平台说至少需要一个有知名度的演员,否则免谈。”

    文素汐鼻子里哼出一个介于“哦”和“嗯”之间的音。现在混娱乐圈的人都聪明着呢,数得上的演员全都避她惟恐不及,《一亿孤行》的主演都找各种理由不出席首映礼,加上蔡舒萌那边也放出了话,跟她合作过的艺人恕不启用……平台哪是给她机会,明明就是找理由婉拒。林浩树毕竟是圈外人,不明白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听到这个消息特别兴奋,自告奋勇承担编剧角色。悠悠为难的看了他一眼,说没有大演员也白搭。林浩树不明所以,说那就请大牌演员啊。悠悠欲言又止的看了他一眼,最终还是没说什么,托腮陷入沉思。

    文素汐毕竟是制片人,深谙作为一个团队领军人物的管理之道。她站起身来,鼓励悠悠现在不是泄气的时候,又让林浩树赶紧准备样片脚本,演员方面她来想办法。

    她躲到阳台给各个相熟的经纪人打了一圈电话,这些人从前都是汐姐长汐姐短的捧着她,逢年过节短信从不缺席,变着法儿的给她送礼,一会儿是从法国带回来的限量版,一会儿是从东京偶然捎回的伴手礼,送礼的名目五花八门,这背后下的功夫可只有自己知道了。毕竟业内公认,文素汐的戏最托人,谁上了她的戏就一定能大火,怎么费心思都不为过。而此刻,她从儒乐影业出走,走得声名狼藉,谁都不敢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毕竟还有一个在线上的大制片蔡舒萌,开罪不起。娱乐圈有多势利,在低处的人才能看得最清楚。文素汐挂了电话,犹豫着点开一个熟悉的名字,这,可能是她最后的希望了。

    文素汐约朵拉出来的时候,本以为她至少会推脱个两三次。她太了解朵拉了,有一颗侠义的心,就是死要面子,当别人都避她惟恐不及的时候,朵拉还非得“顺道”过来帮她站台。她知道她开口,朵拉有七八成的可能性是会帮这个忙的。她们俩嘴上谁都不肯吃半毛钱的亏,心里却是有几分惺惺相惜的意味,若不是当初的某些阴差阳错,她跟朵拉的彼此欣赏应该更坦诚、更心无芥蒂一些。

    文素汐大致阐述了一下项目概要、平台的需求,以及希望朵拉能参演的愿望。朵拉用小银勺搅拌着一杯清咖啡叮当作响,敲够了时间才接话道:“我记得以前你好像教过我,样片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能不接就不接,不但没什么片酬,而且正片拍摄之前也很有可能被换掉。”

    文素汐微笑道:“我还跟你说过,如果是你非常感兴趣的作品,也可以破例!并且一定要要求和正片拍摄的合同一起签署,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保证你的利益。”

    朵拉没有搭茬,反而看了眼赤语,“他怎么来了,今天的身份是你的保镖嘛?”文素汐解释说赤语是自己新签的演员,很有可能也要出演这部新片。朵拉一挑眉,颇有意味的盯着赤语看了半天。

    助理拿铁看势头不对,赶紧插话说萍姐刚给朵拉接了一部好莱坞的新片,时间可能撞期了。

    朵拉瞪了她一眼,又转头对文素汐说:“男演员,已经确定是赤语了吗?”

    文素汐起初还以为朵拉是嫌弃赤语是新人,资历浅会借她的人气上位,忙解释道自己会加强他的表演训练……话还没说完,却听朵拉斩钉截铁的说:“如果是要跟他演对手戏,我可以考虑一下。”

    在座各人都是一脸诧异。

    还是拿铁最先合上下巴,提醒朵拉还是跟萍姐商量一下再决定比较好。

    文素汐也犹豫的问了问好莱坞的事,毕竟如果有更好的发展机会,强打人情牌也不太合适。

    谁知朵拉狡黠一笑:“汐姐您还摸不着道儿么?不过是拿着赞助商的钱去打个酱油罢了,听说还是演个因核辐射变异的超级女战士,你说我像被核辐射过吗?”说着便举起挂在包上的毛绒玩具给超级女战士配起了音。

    赤语眼见朵拉手里的毛绒玩具,跟之前靠近文素汐闪现画面中的那个一模一样。当下一阵心紧,身为写命师,此番违背天条下凡,法力受到限制,然而或许是因着与文素汐的夙世渊源,所以每当额对额靠近的时候,便能看到一些异象,很有可能就是文素汐接下来要面对的命关。难道接下来的这一关跟朵拉有关?

    会谈完毕,在咖啡馆门口彼此告别之后,赤语独自在地下车库叫住朵拉,表示有话需要单独聊一聊。朵拉心想这赤语看起来有点呆有点愣,做起事来却不拖泥带水,一副准备接受告白的姿态示意对方但说无妨。

    赤语突然站直,行了一个90度的大礼:“恳请朵拉小姐不要接受文素汐的邀请。”

    朵拉好不尴尬,眨了眨眼睛半天才回过神:“你,你说什么!? ”

    “你跟文制片走太近,对你对她都不好。”

    朵拉怒极攻心:“你是谁啊,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好不好我自己说了算!”说完拉开车门便要走,却被赤语一把拉住手腕。

    “那个,朵拉小姐可否把包上的毛绒玩具送予在下。”赤语认真的说。

    朵拉看着赤语诚恳的神情,又好气又好笑,觉得自己仿佛在面对一个死皮赖脸讨要玩具的小孩。她不由得也玩心大发,双手抱在胸前,挑衅地看着赤语:“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送你。”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